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雨孙策博客

视频剪辑、做ppt,价格优惠,QQ:364092439

 
 
 

日志

 
 

地摊流水日记8-11  

2007-01-10 15:33:00|  分类: 地摊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
    一直没时间也没精力,今天回来早决定开一个贴全面直击我的地摊生涯。这是对过去的日子的纪念,也是对现在生活的见证,更是对未来生活的憧憬,我知道,我的梦还在,虽然她离我还很远。
    02年9月离开了学校,03年2月来了杭州,在这三年多的时间里我一直都过着一种亡命天涯的日子,先后送过快餐,端过盘子,干过送花,卖过服装,跑过快递,做过业务……,每件都是辛苦事,每项工作我都努力地去做好,可我得到的却是一片白眼与冷漠。三年是一个*回,现在,蓦然间回首望去,一路走来多少年风风雨雨,除了回忆,我依然一无所有。
今年7月份,突然之间,我非常担心起来,过去的三年,我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得到。如果我再这样下去,再来几个三年,我会是什么样子?算算这几年的工作第一份工作一个月300,包吃一餐,后面的几个工作也都是几百块一个月,我每天看上去比谁都忙,可我得到些什么呢。04年我的工资是650一个月,吃住自理。当我省吃俭用了一年带着3000元钱回家却没有哄得任何人的开心,父亲鄙夷的眼神与极劲挖苦的语言让我欲哭无泪。
05年,我个人这样的悲剧继续在上演。
06年,我不想再过这种日子了,我选择了离开,离开现在一个月能给我几百块钱的公司,想做点生意。满怀憧憬与希望的我在取款机前准备把自己所有的钱都取出来大干一番时才发现卡上只有200块钱。
我想做生意,可现实让我别无选择,因此我选择了去摆地摊,而我现在的能力也只能去摆地摊。

正文:

第一天摆地摊是上个星期的事,具体时间已忘记了,据说我摆地摊的那天杭州市一个新的城管大队大队长上任,晕!这么巧,这么有缘。
我第一摆的地方是文二西路联华超市旁边。
刚摆不熟悉,东西又多又杂,什么都有,有手机挂件,手链等一些小东西。拿货的时候看到自己喜欢什么就拿什么。
我把东西全放在有一块桌布上,乱七八糟地堆成一堆堆的。我旁边一个卖花的小姑娘说不能这样放,说着她帮我整理,教我手机挂件应该怎么样放,受链应该怎么样放。当时我的心中颇为感动。
我东西一摆开来,就有人上来玩,刚摆好的东西又被翻乱了。半个小时后,终于有个小伙子看上了一个手链,问多少钱,我说5块。他给了我10块钱,我没钱找,就找离这不远的一个卖烟灰缸的大姐换了钱给那个小伙子。那个小伙子拿了钱和他的几个哥们走了很远的地方后回头笑着说:“卖一赠一,哈哈!”。我当然知道是什么回事,清点了一下货物,少了一串手链。
过来一会儿城管的车子过来了,我和旁边摆摊的摊友连忙收了东西,躲到后面的小树林里去了。
城管车子走了,我们出来了,都没有摆,他们去文一路物美那了。我也去看了看,头晕的厉害就先回家睡觉了。

第二天摆摊选在了离自己住的不远地方的西城广场。这里人流还可以,就是买的人不多,卖的倒很多,基本上都是小姑娘在卖一些首饰。只有一个中年人在卖袜子,10块钱5双的那种。
和我把东西摆在一起的是两个在校的女生,听她们说是浙工大的。她们卖头上带的花和镜子之内的东西。她们也是刚摆,拿的货和我差不多,旁边摊位上人都很多,惟独我们这很冷清,连问个人都很少。
终于有人问我的零钱包怎么卖,我说6块,她问3块卖不卖。我说不能卖,她说就值3块。晕!我在汽车东站那拿货4.5一个。
这晚卖了多少东西就记得了,大概十几块钱吧,反正不怎么样。
第三天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快要收摊的时候,一个小姑娘要我慢点收,她来买这个椰子壳的零钱包。我说8块,她说6块。我进价4.5元,反正收摊了,我就卖给了她。她问我有什么昨晚那个黑色的了,我说没有了,只有这个红的。她说过几天我进了黑的过来她来换。
晕!
第五天,晚上生意不是一般的冷清,我第二天的时候挣了两包泡面的钱,第三天的时候挣了三包泡面的钱,很自然我第四天的目标是四包泡面。结果第四天我挣了6包泡面。很高兴!
那天晚上发生了两件事现在还记得。
第一件事:我在路灯下摆摊,按顺序是第一个摊位。大约九点钟的时候,两辆车朝我这开来,我突然愣了,奇怪——!这车俺怎么那么熟悉?好象在哪见过,就是想不起来了。车离我这越来越近了,旁边卖花的大哥对我喊了声:“城管来了你还不快收!”“对!我想起来了,是城管的车子!”我把我的摊位(以前是桌布,现在改床单了)的四个角一拎就往五联西苑跑。
五联西苑的边门常年只开一个小门,只能容两个人同时通过。妈的那天一个大妈居然骑车三*车从这里过,不巧的是她的车被卡在了门口,进不了也出不来。这时候城管从车上下来了,朝这里走来。
不知道是哪位侠客一个飞身一脚跨上三*车上,只听见“啪”的一声,三*车上好象有什么东西被踩碎了。接着他很敏捷地从三*车上跳了过去,胜利大逃亡。
我们也向这位帅哥学习,纷纷一脚跨上三*车,从三*车上跳过去,我们的脚下也响起了动听的音乐,“啪!”“啪!”——那是胜利大逃亡的赞美声。
这时候,那个大妈唱起了女高音:“踩*X,……”
那天晚上我们集体胜利了,城管一个也没抓到。
第二件事:大概十一点的时候,突然两个小姑娘冲我说到,呀!是你呀!你在这摆地摊。我又愣了,我说:“我们认识吗?”她说:“我们住一起的。”我更糊涂了,我什么时候和她们住在一起。她说我住楼上的,她住一楼楼梯口边的那个小房间。还说我经常在底下看报纸。哦——!我想起来了,我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女的一般我很少注意,所以不知道,和我住一起的男的我都认识。呵呵!和她们聊了一会儿她们走了。
觉得奇怪,我怎么从来没有注意过她们。回过头来看,我东西被风吹跑了。


摆了几天地摊中间什么事忘了,从前天开始说。

前天,大概十一点左右,住我楼下的那两个小姑娘下班路过我这里,问我怎么还没回去,我说我在这看书,反正在哪看书都一样,无所谓。随后,她们就在我的摊子上翻东西看。问我手链怎么卖,我说你要拿去就是了,反正现在我也不想卖,就想尽快把货出掉,进别的货。他们挑了几串手链,我不要钱,她们要付最后收了成本价。
也就在这时,有几个人来我摊子上看,这两个小姑娘就要她们买,并向她们推荐椰子壳的零钱包,说这个挺时尚,挺古典的,现在很流行这个,你放在包上很好看的。挑东西的女的别过脸对他的男朋友说:“难看死了。”
我问这两个小姑娘是干什么的,她们说她们在文二西路卖服装。过了一会儿她们走了。
大概十二点的时候,那个要换椰子壳零钱包的小姑娘来了,她说:“呀!你进了这个零钱包呀。”我说进了。她说她换一个,那个还没怎么用呢。她旁边的一个小姑娘说:“不会吧,你买了这么多天了还换。”她说:“不要紧,反正我也没用——惨了!我零钱包忘在家里没拿出来了。”
我说没拿出来再买一个就是了。她说:“老板,你明天在这里吧。我明天来换。”我说我不知道,我四处飘荡。她笑了一下,走了。

昨天,我想看看大关那边生意怎么样,下午5点的时候去了大关夜市。那里人挺大的,固定摊位生意不错,靠近钱江市场那里的摊位全是地摊,我问了价一晚上10块。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挣10块呢,没打算在此租摊位。顺便和几个租摊位的聊一下,没想到他们都还没说三句话就开骂了,我一直以为我比较愤青,没想到40多对的大叔大妈也和我有一样的表现。
从大关过来,我去了登云路夜市,人多生意不怎么样。最后我又转到了文二西路华联超市这里。看看就一个小伙子在卖首饰,还有一个大姐在卖烟灰缸,我就摆在了中间。卖烟灰缸的大姐上次我找她换过钱,基本上熟了。
我摆好摊后,没什么生意就和这个大姐聊天。她说她是天津人,现在不上班,还说了许多什么东西我忘了。
大约半小时后,一个中年人到我这买了两张DVD(我又弄了几张DVD光盘)光盘。他问我能不能放,我说能放,我还想要你在我这多买几盘呢。他说他就是超市里的保安,不能放再找我。
快九点的时候,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走过来就扯卖烟灰缸大姐的摊子。我问他干吗的?卖烟灰缸大姐说他是城管。我说他是城管?不会吧!那个中年男子说:“我是城管,看清楚了。”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证件给我看。我一边收东西一边说,哦,你没穿那衣服我不知道。他说他是市城管,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本证件给我看。他要我们快点把东西收掉,这块归他管。我说:“哦,你的地盘你做主是吧。”他笑笑,说他是市城管。
烟灰大姐一边收摊一边和城管攀谈,最后烟灰大姐把手机号码给了城管,我问干吗,烟灰大姐说城管要个她找工作。
随后,我们就话别了。
接着,我来到了老根据地西城广场。那些摊友基本上都去文三西路那边了,我就在路灯下摆起来了。摆好了东西就看书。
一个女的买了一个储钱罐。
一家三口在散步,在一个小孩的极力请求,一个慈祥的父亲给他的儿子买了两张DVD和一把玩具小刀。
住我楼下的那两个小姑娘过来了,今天她们中多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那女的看见我摊子上的椰子壳零钱包忙拿起来玩。那两个小姑娘忙向那个女人介绍起这个零钱包,并要那个女人买,那女的把零钱包看了又看,最后还是没买,说晚上看不清。呵呵!

今天,生意不是一般的惨淡。就卖出去几个手机挂件。
一个时尚的女郎问我青蛙零钱包怎么卖,我说3块,她说能不能便宜点2块。我说:“我不做雷峰好多年。”她笑了笑,最后还是付了3块钱。
在西城广场生意不好,辗转来到了文三西路上。
快收摊的时候,一个小姑娘问我那个挂包上的小玩具多少钱,我说3块,她说2块,我说我亏死了,不行。她说她就2块钱,我摇了摇头。她望了我一下,说:“我很怕你。”她给了我10块钱,我找了她7元。
晕!我的长相果真那么恐怖吗?对了,我以前寄了一张我的照片给我的老爸,我老爸对我的评价是“极像通缉犯!”
今晚生意没昨天好,头晕了。睡觉去了,明天摆摊回来继续写。

  评论这张
 
阅读(162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