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雨孙策博客

视频剪辑、做ppt,价格优惠,QQ:364092439

 
 
 

日志

 
 

过年一回家就生病,这个年过得真郁闷!  

2008-02-08 22:44:00|  分类: 流水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腊月29上了火车。
  
  火车进入安徽境内喉咙开始难过,疑似是被鬼捏过。
  年三十早上,下了火车,坐高价中巴回家一路无事,就是头晕。
  三十晚上为营造气氛,喝了一瓶啤酒。
  正月初一早上,发烧又发冷。拿体温计一量——38度6,因为是冬天,加上0.5度,39度1。
  我是真的发烧了。
  正月初一就高烧,全国也早不出几个正月初一大清早就发烧的,估计今年我要发财。
  按照我们这的风俗,正月初一是不能看医生的,这不吉利。
  挺到下午,实在是挺不住了,去了街上的医疗室。滚他妈的风俗吧,我他妈的还要活命呢。
  去医疗室之前再次很悲壮地量了一次体温——38度8,加上0.5度,39度3。我的体温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呀!
  在医疗室在熟悉我和我熟悉的医生面前,我详细地阐述了一下我的病情与我现在身上新年的温度。
  医生让我张开口,我就张开口。医生用一丝探索的眼光朝我的嘴中望了数秒钟,说:这是咽喉炎。
  还没等医生说治疗方法,我就说,可以不打针吗?医生眯着眼微笑着说,可以。随后,他就给我开了点药。
  我揣着药,轻松地回到了家。我老爸问我治疗的情况,我拿出药说,吴医生给我开了药。
  我老爸说,你这么烧,不挂吊水不行。
  我今年27岁了,居然还被老爸给押到医疗室无比痛苦地去挂吊水。
  一想到挂吊水时那镇插入经络的样子,一想到06年在杭州一个卫生院里一个护士插了8针都没插准我的经脉,我的心就紧张起来。
  终于,我还是被吴医生给插了一针,一股冰冷的寒流渗进了我的体内。
  打吊水是个异常艰巨而光荣的任务。艰巨是因为漫长,光荣是因为平淡。
  我老爸熬不住这个平淡,夹着茶杯回家了,我还守着一个药水架,痛苦地挂着吊水。
  打完了吊水,我的手是冷的,身上也是冷的,所有的东西都是冷的。在外面辞旧岁的爆竹声声中,我哆哆嗦嗦地走回了家。
  回家后发现药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丢了一板。
  这天晚上,我终于什么事也不用干了。我老爸不要我洗碗了,不要我端饭了,也不要再看电视了。
  10点没到我就被赶到了床上,真闷!
  我捧起随身携带的《鹿鼎记》看了起来。不巧,我老爸来查房,我连书也看不成了。
  我真想不通,我27了,都快30的人了。在之前的24年里,我老爸几乎是从来都没管过我,读初中时我天天住哪他都不知道。天知道怎么搞的,这两年他几乎天天都记着我,隔两天就一条短信。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知道。
  
  今天早上,起来后,感觉依然不妙。拿体温计一量,妈的,还是39度!昨天不咳嗽,今天升级了,咳嗽了,咳得喉咙真他妈的痛。
  下午,我又去吴医生那挨医生戳了。
  晚上,家里为了照顾我,考虑到我的病情,晚上家里的菜几乎都没放油。
  大过年的回家来吃食堂饭,唉!
  
  老爸、老妈睡觉后,我量了一下体温,37度5。
  还好,降了点。
  电视是看不了了,书也没法看了。咋办?
  我轻轻地打开了家里的大门,偷偷地溜到街上上网了(我家离网吧不远)。
  
  这个年过得真郁闷!但愿明天不咳不烧了。
  评论这张
 
阅读(7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