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雨孙策博客

视频剪辑、做ppt,价格优惠,QQ:364092439

 
 
 

日志

 
 

大家都在晒工资,我来晒老师——小学部分  

2008-04-02 16:39:00|  分类: 陈年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的话:从小学到高中,教过我的老师不少。一直都很想把教过我的老师都写下来。从07年开始,在枞阳人论坛上陆陆续续地写了许多老师,现在,把这篇文章转到博客上来,慢慢地更新。

 

   之前在枞阳人论坛上,许多人看了我笔下的老师,很气愤,把我骂了N顿,说我不尊敬老师,不该用这种口吻写老师,接着来了一通大道理。这点我一直很奇怪,怎样才算尊敬老师呢?和老师连玩笑都不能开?没发现我都是以调侃的口吻写的吗?我不知道他们以前和老师的关系怎样,反正我以前和老师是经常开玩笑的(讨厌我的老师例外),也没见哪个老师生气,也许是我和他们搞惯了吧,这和尊敬不尊敬没有任何关系。

 

   每写一个老师的时候,我几乎都能想起许多事。时间过去了几年,甚至十几年。有些事我还能清晰地记得,有些则已彻底的忘记了。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也不管这个老师以前对我怎样,现在在我的心里,只有对他们最深挚的思念。特别是读小学的时候,几乎每个教我的老师都揍过我,现在想起那些挨揍的往事,不禁淡然一笑。因为,揍过我的老师,也许就在中午吃午饭的时候会往我的碗里夹菜。我忘不了他们揍我的样子,更忘不了他们摸着我的头,对我和善的微笑。枞阳人论坛上许多网友说我“恨师之切让人佩服”,可我恨吗?从来就没恨过,也许是他们没看出我文章中的那份来之心底对老师的深切思念吧。每当回想起这些往事之时,便觉得非常温馨。

 

   不说了,扯正题。下面按时间顺序依次出场的是我的小学老师。

 

     全老师:这是我的启蒙老师,教我语文。他现在留给我的唯一记忆就是打我的时候先用两个手揪着我的两边脸。然后使劲地捏着我的脸,接着把我的脸向两边拉。等把我的脸拉到极限后,再把我的脸揪着往上提。因为他把我的脸提的比较高,而我那时候还小。于是,我只好垫起脚尖配合他。原以为他会接着把我的脸揪着往上提,岂知他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突然把我的脸揪着往下拽,于是我又调整姿势,往下蹲。等我要蹲下的时候他又杀了个回马枪,把我的脸揪着往上提,我又不得不垫起脚尖以配合他。就这样,在我的记忆里就是他不停地揪着我的脸、捏着我的脸、提着我的脸,而我则不停地垫起脚尖又蹲下身子,蹲下身子又垫起脚尖。
  在他教我的一年里,我一直都天真地认为学生除了上课不能随便讲话做小动作以外就是给老师打着玩。一想到老师可以随便打学生玩我就羡慕不已,于是,一个光荣而又伟大的梦想的种子就这样播在了我幼小的心灵里——长大后我也要做一名人民教师!
  在我读初中时,我在我们村又碰见了我的这位恩师,让我有光荣梦想的恩师。他老远就看见了我,一路眯着眼睛朝我微笑着走过来。
  他一边摸着我的头,一边微笑着对我说:“哎呀!是小策子呀,你可记得我了呀!”我说:“记得。”心想:“我能忘得了吗。小时候那么打我,揪我脸就算了,还要捏。捏就捏吧,还往上提。”

  随后他又问我考试考了多少分,我说语文考了七十几分。他说,这样不行呀,读书要发狠(方言,努力的意思)。我点点头,脸上说着是。  

   对了,突然想起来。以前我刚进小学的时候,全老师跟我老爸说,你给根一烟给我,我把你你儿子教会。后来每次他打我的时候我就在心里说:“把我爸一根烟还来。”

   都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每次想起他打我的样子,都觉得非常有趣。

  
  国老师:这是教我数学的老师,现在还记得他的笑,更记得他要我到讲台上要我拨算珠。他报一个数,然后说把他们相加等于几,要我在教具上把算珠给拨出来。我晓得个毛!在我还做小孩子的时候我就表现得比别人更笨。邻居家的海权能一口气数到十,我才数到三。我的姑姑常教我扳手指头数数,我数来数去我的手指头都是三根。我的小叔教了我半天,我说我现在能数到五了。家里人听见了都很高兴,都来看我表要数到五。我就开始在全家人的面前表演数到五。我一根一根地扮着手指头数数:“一!、二!、五!”
  我小叔顿时气得吐血,无奈地摇着头说:“这个大孬东西。”自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教我数过数了。
  现在,国老师居然要我上讲台拨算珠,我怎么知道怎么拨。他重复了一遍题目,要我快点拨,我就拨了一个,他马上就崩溃了,大吼一声:“你妈的XX”。我还没听清他吼了什么,他那粗大的巴掌就无情地落在我的脸上。我马上就“哇”一下大哭起来。
  几年后,我非常喜欢他。因为我喜欢上了集邮,而他家又有许多信。每次到他家去都有收获。有时,他看见了好看的邮票还帮我留着。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去问别人讨邮票也是从他家开始的。还记得那个炎热的下午,我一个人小心翼翼地站在他家大门口,看着堂屋里他一个人在吃午饭,我站了许久他也没看见我。过了好久我才鼓起勇气喊了一声:“国老师。”他看见了我很高兴,摸着我的头问我吃了没有。我说吃了。我们还说了许多话,到最后我才敢说我来是问他有没有邮票。他微笑着搁下了筷子,领着我到他家的房间里翻箱倒柜,找了许多信封。那个下午,他从许多信封上剪了许多邮票给我。
  现在我还真有点想他。
  
  吴老师:我一年级的数学老师。因为我是留级生,成绩上已经不成问题了,在这一年里我的日子倒也过得舒坦吴老师仅打过我一次,那是我的数学作业被别人给画脏了。怎么打的已经不记得了,倒是有件事忘不了。一天上午,上课前我被本班的海霞推了一下,我的大腿碰了一下桌子,桌子上的钉子把我的大腿划掉了一大块皮,很痛!我大哭起来。吴老师把海霞给训了一顿,然后用火柴皮和红头绳把我的大腿包好。这事我现在还记得,真奇怪。
  
  王老师:我一年级的语文老师,是吴老师的妻子,对我不错,没打过我。
  
  福老师:哈哈!福老师,福老师。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叫他,因为之前这二十几年里我一直都叫他爸爸,后来改叫老爸,再后来就直呼老头子了。我老爸教我二年纪的语文,我原以为他教我我就可以在班里当太子爷了,岂知,他要不断地为人师表,不断地树立光辉形象。因此,在这个班,我是全班唯一一个不间断挨揍的。当我和别人干架时,倒霉的肯定是我,不管我有理还无理,他都先把我往死里揍一顿再说。这样,就没人会说他偏袒了,这样,他的形象就一下子光辉了起来。这样,被他揍过的学生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在放学的路上揍我了。说起被他揍又揍我的那些学生我就火,妈的是我老爸揍了他又不是我揍了他,为什么我老爸在校内揍他,他就在校外揍我。本来打架就是我的弱项,那个年月居然还有那么多的架要我去应酬。本来我和他们一对一干起来就已经够戗了,没想到他们团结的一塌糊涂。一个干不过我就来俩,俩不行就来仨。等来第三个的时候我早已被人压在底下动弹不了了。这时候我就完全处于被揍的状态了。虽然每次有人揍我的时候围观的很多,可——可——,TMD他围观就围观,妈的他围观也不老实,看别人揍我揍的起劲他脚也氧,经常从围观的人群中冒出一两条腿来踢在我的身上。
  有一次,我实在憋不住了,一回到家就跟我老爸说有人打我。我还没说完就又被我老爸给揍了一顿,他说:“你不惹人家人家也惹你奥。真是怪事!”妈的,老子在外面刚被揍,一回到家又被揍了一顿。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去年在QQ上碰见一个小学同学,他说他看见了我做的网站,还看了我写的许多文章,还说看见了我真的好高兴,问我现在记不记得他了。我说我当然记得了,你以前揍过我。
  又是一个下午,我又被我老爸给揍了一顿。这学是没法上了,一放学我就偷偷地把书包放到了我老爸的房间里,而后悄悄地逃走了,跑到将近十里远的一个地方。那是我爷爷奶奶住的地方。
  我一见到我的奶奶就细数我老爸的N条罪状。
  晚上,我老爸找到了我奶奶家,我奶奶把我老爸给训了一顿,要我老爸以后别打我了。我老爸当晚很温柔地把我领回了家。
  第二天我老爸果然没再打我了,不过罚我站了一上午。
  
  周老师:我二年级的数学老师,他当时对我怎么样我是一点不记得了。倒是我教书后他是我的校长,对我很好。
  
  黄老师:我三年级的语文老师。每次我交上去的作文都让他痛苦不已,因为我一篇扫地的作文都能写六张纸。而在这六张纸中先不说语句通不通顺,光错别字就跟让他忙活一晚上了。为了不打击我的自信心,他经常捻着我的发尖说:“这东西写作文上好的。”
  02年的时候,他来我家看望我老爸,我发现他的头发几乎全白了。那一刻,我才体会到光阴似流水这句话的含义。而在我的印象中他还是那个歪着嘴笑的老师,讲到《课间十分钟》的时候还做了个海底捞月的姿势。没想到这么多年一下子就过去了。

 

   钱老师:我四年纪的数学老师。鉴于我数学成绩烂已有些年头了,因此在他手上我的数学成绩一如既往地烂着。因此,每次他用棍子揍我的是时候都揍得很厉害。发展到最后,只要他提起棍子我就大哭起来,是不是揍我的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我先哭了再说。经常我等我哭完了他都没揍到我。原来不是揍我的,我白哭了。
   在生活上,他却对我很好,经常学校里有什么好吃的他都会留点给我。偶尔还抱抱我。
   在课余时间,我、他还有其他几个学生经常在一起玩。有时候我们会问他一些奇怪的问题,他都会一一地给我们解答。有次,我们问许多东西的英语怎么说,他都用英语回答了我们。令我们羡慕不已,他还会讲英语。
   突然,一旁的孙万胜问道,我操 你 妈 妈,老师我不是骂你,就是我操你妈 妈用英语怎么说?钱老师瞪着孙万胜说,外国人不骂人。
   现在,他就住我们家楼下,我和他成了邻居。真是人生如戏呀!

   刘老师:我的数学老师。他非常好,好的一塌糊涂。你想干什么他就要你干什么,并且还要你一直干到过瘾。
   我们学校里有个陡坡,坡上有棵树。我和我们班的小马拽着树枝荡秋千玩。结果被他看见了,他二话没说要我们俩拽着树枝荡秋千,而且脚还不准落地,一落地他手中的棍子可就毫不留情地在我们的腿上“啪!”“啪!”做响。那天,我和小马在这棵树上荡秋千荡了一个下午。自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拽着树枝荡过秋千了。
   说到小马,想起一件事。以前大扫除的时候小马不知道从哪弄出个破水瓶壳。刘老师要他把水瓶壳捡走,他甩起一脚把水瓶壳给踢飞了。刘老师说,你喜欢踢是不是。结果都猜到了,小马绕着操场踢水瓶壳踢了一下午。

   任老师:一个偶像级的老师。在一堆衣着朴素的老师面前他显得鹤立鸡群,说话的时候会用手去扶一扶眼角的眼镜架。他会吹萧,会打排球,会踢足球,还会用头顶球。他的球技加上他帅气的外表,一下子就俘获了我们幼小的童心,一跃成为我们所有学生的偶像。
   任老师上课很有特点,他会用普通话上课,而且他说的普通话我们还都能听的懂。以前教我们的许多老师也尝试着用普通话上过课,不过,他们每说一句普通话都要用我们本地的方言翻译一遍我们才能听的懂。任老师就不一样了,一开口就是标准的普通话,跟电视上的人讲话一样。
   任老师没打过我,也基本上不打人。都是以教育为主。一直到现在我都还很喜欢任老师。

   吴老师:吴老师教过我的语文也教过我的数学。他和我的许多事我都忘记了,有一件事倒是没忘。那是一天早上,我的课文《鸟的天堂》没有背过来,被关在了教室里不准回家吃早饭。大冬天的肚子很饿,还要背这篇《鸟的天堂》,真痛苦。一直到现在这篇《鸟的天堂》我都还没有背过来。倒是记得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巴金。从那天被关在教室里开始,我就发誓,以后我长大了一定把巴金给杀了,就是他写了篇这么个鬼文章,难背得要死,害得老子早饭都没的吃。时至今日,除那篇《鸟的天堂》和之前学过的《海上日出》以外,我没有再看巴金的任何文章,相信以后我也不会再看的。
   后来,我两次走上讲台,两次都代六年级语文,居然两次都要上这一课——《鸟的天堂》。两次上这一课的时候我都痛苦无比;两次上这一课时我都叹一口气,说道:“鸟的天堂,我的地狱。”
   吴老师后来从我们学校调走了,再后来他家开了个小店。他经常给东西给我吃,于是,那时候我就喜欢他了,哈哈!

   吴老师:又一个吴老师,同样是教我语文。他对我一直都没什么信心,每次拿着我的作业本都说:“大孙策呀!你念书要发狠耶!你那个字写的——黑大马儿胖,简直就是书法家的笔迹,我是不认得。你给你爸爸看看,估计你爸爸都不认得。”有时我老爸从我们的教室前走过他就拿着我的本子喊道:“老福呀!你儿子不错,你儿子这么小就是书法家了,那个字写的——我是不认得,你过来看一下。”

   我老爸就走过来,一边看一边往我这走。当走到我旁边时,“piā”一下,一巴掌打在我的头上。骂道:“臭神!”(这个词很强,是他自己打我时造出来的,他几乎每打我一次都能造出一个词来,真是学识渊博啊!具体这个词什么意思,我至今不解)。他刚打一下,我就用手去摸头,发现头上马上就肿起了一个大胞。他拨开我的手,又给我来了一下,骂道:“dà神!”(这个词就更强了,连可表意的汉字都找不到。具体到什么意思,估计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本来我头上有一个胞,我老爸临时发挥造了两个词我头上就变成了两个胞了。
   五年级下学期,快升学考的时候,吴老师在若干个公开场合许诺到,大孙策语文单科如果能考个全班前十名我就奖励他20块钱。

   他一说这话我老爸就愁眉不展,而后又跑到我的旁边来制造新词。

   升学考试的前几天,我把该记的都记了,该背的都背了。考试成绩出来,我语文77分,终于冲入语文单科前十强,考了个全班第七。

   自那以后,吴老师就对我露出了慈祥的笑容。说,大孙策不错。我心想:钱呢?他说,大孙策发狠一下成绩就上去了,要是天天都这么发狠成绩肯定更好。我心想:钱呢?一直到现在我也没能拿到那20块钱。

   对了,这好象是95年的事,这么说来,这一下子就是十二年过去了。不会吧!十二年就这么过去了?汗!

  评论这张
 
阅读(118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