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雨孙策博客

视频剪辑、做ppt,价格优惠,QQ:364092439

 
 
 

日志

 
 

大家都在晒工资,我来晒老师——初中部分(中…  

2008-04-03 11:56:00|  分类: 陈年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奇怪,我在初中居然读了五年。在HB中学读完了初三后,我又很没出息地去HS中学插班从初二开始读起。下面出场的都是HS中学的老师了。

孙老师:孙老师和我一个村。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我老爸把我放到了他的班里。

孙老师是我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请注意:是——数——学——老——师——兼——班——主——任。

虽然我很不想再读书了,但既然来了,就好好地耗在学校里吧。况且,在来HS中学之前,我和孙老师就已经很熟了,他每次来我老爸教书的小学里玩,我都会有礼貌地向他打招呼,他对我的印象一直不错。现在在他的班里,如果再混,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既然我和他很熟,那我的成绩是什么样的他当然很清楚。这明显是个大包袱,孙老师还是选择去背,真难为他了。

重读初中,对于以前学过的东西,我丝毫没有一点似曾相识的感觉,相反,倒是觉得挺新鲜的。以前的三年都学了什么?你问我?我问谁去呀!

孙老师上数学课了。孙老师在上几何课。孙老师在黑板前劲头十足地讲着“边角边”,“角边角”“边边边”。底下的同学不断地点头称是,老师讲的对,讲的好。我则不断地摇头叫苦,老师讲的什么呀?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

晚上,下自习后,我回到我住的地方,对着几何书发呆,脑子里稀里糊涂的,就跟虚竹对着珍龙棋局一样。

这两个三角形怎么就全等上了呢?什么边?什么角?

就在这时候,不知道是我家的祖坟突然冒青烟了,还是有什么神奇的力量击打了我的天灵盖。我突然茅塞顿开了,终于获悉了全等三角形的奥妙。哦——!原来这么他妈的就全等了。这也太他妈的简单了。我他妈的怎么之前都不知道呀!

在几何这么学科中,我终于入门了。入门的形式就两个字——“顿悟”!

王守仁因为顿悟,创立了心学。而我因为顿悟,会做几何题了。

太高兴了,几何这么高深的东西都让我入门了。为了庆祝我在数学研究上的胜利,当晚,我做几何题做到十二点多。并且,做的许多题目老师都还没上到。

从那以后,孙老师上几何课的时候,我不再摇头了。我也和其他同学一样,上课的时候老师讲一句,我就点点头,装作茅塞顿开的样子说,哦,原来是这样,老师讲的真好!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经过几个星期潜心的努力,终于在随后的一次测验中,我的数学考了77分。这是怎样的一种胜利呀!从4分到77分这中间要走多少的路呀!不容易呀!

我用一双无比激动的手从孙老师手中接过这张自小学二年级以来第一次及格的数学试卷,心中感慨万千。

将试卷平铺在桌子上,我找出那些出错的题目。晕!我做错的题目全他妈的是代数题目,几何几乎全对。

几何我是入门了,可代数我还没入门呀!咋办?鬼知道,反正一直到现在我的代数也没入门。一直到现在,我都搞不清,为什么把XYZ这么一弄就冒出许多数字出来了。还有,应用题也是这样,为什么甲车什么什么的,乙车什么什么的,就能算出什么时候相会。我就是把头发想白了都想不通。后来干脆就不在这上面费劲了。

看着这张77分的试卷,我暗下决心,下次一定要考的比这次好,最起码在几何上不丢一分。

岂知,这次的数学成绩,居然成为了我学生时代最后的绝唱。自此以后,我的数学成绩就再也没有及格过了。因为,以后每次考试,都是代数和几何混在了一起。

读书读了十几年,从小学二年级以来,数学就及格过一次。不知道对于这段历史是用血来书写,还是用泪来书写。

自从我进了孙老师的班以后,孙老师就再也没有来过我老爸所在的学校了。也许是他觉得他没能把我带好吧。其实,孙老师,不是你没把我带好,而是我自己太不争气了。在HS中学,我给你添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每次不论是生活还是学习上遇到问题你都会在第一时间帮我解决。而在你的班里我一直没能成为一个好学生,在我的心里,我一直都想对你说“对不起!”
 
左老师:我的语文老师,是个女老师。在我来HS中学后不久的一次作文课上,我写的作文被左老师表扬了。于是,我和同班的另一个女生被派往枞阳参加作文竞赛。一听到能去枞阳的消息,我兴奋不已。当然,我兴奋的原因倒不是觉得参加作文竞赛有多光荣,而是可以去枞阳集邮门市部里买邮票了。在那个对邮票的痴迷大于一切的岁月里,邮票可是我的第二生命呀!

那次竞赛我真的是赛得一塌糊涂,在考场上都差点睡着了。要是左老师知道了估计会气得吐血的。

那次作文竞赛以后,或许是出于对左老师的歉意,在我的身上发生了两件事:
一、天天写日记,已经写了有7、8本了(当然,从去年开始不写了)。
二、爱上了写作(这个习惯一直保持至今)。

因为写作,在以后的许多年里,我经常想起左老师。在我读高二的时候,当我的第一篇文章发表时,我真的很想把这篇文章送给左老师。可这篇文章是写给隔壁班一个女生的,几乎跟情书差不多了,当然不能乱送,只好作罢。来杭州以后,虽偶有文章发表,可我是越混越差,根本就不好意思再给左老师打电话了。到后来,我就根本没写过一篇上得了台面的东西,想拿东西给左老师看也力不从心了。

突然想起初二下学期的一件事,很有意思。

我在HS中学呆了一个学期,越呆越难过。等到下学期的时候,我根本就不想再进学校了。我那时的理想比天高,就是做一个快乐的油漆匠。跟村里的一帮没出息没文化的家伙豪情万丈地去浙江刷——油——漆。

我老爸当然不要我去刷油漆。在家里耗里一段时间,我还是被赶到了学校。

等我来学校的时候,已经正式上课半个多月了。更倒霉的是我一进教室就考试。这试怎么考呀?我连书都没有。坐我前面的“老鼠”说,你以前不都上过了吗?我说,我以前要是上过了,我干吗还来这里?

左老师把卷子发下来了,我叹了一口气,说,做吧,反正4分都考过,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第二天,试卷发下了,我的成绩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82分,全班第一。语文课代表吴冬梅考了81.
哈哈!我笑道,我歇了半个月没来,考了全班第一。如果我歇一年不来,那我不稳上北大吗。我周围的人听了都大笑了起来,来跟我对答案。越对越觉得不对劲,怎么我考了82分,试卷上就没看见几个对号,都是叉。我细细地看了一下,40分的作文,我加了38分。丢掉的两分是有个错别字扣的。我倒!我的作文这辈子都没拿过这么高的分数。

我考82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我望着左老师说:“谢谢左老师!”左老师没说什么,望着我笑了一下。
 
周老师:我的政治老师。很奇怪,我的政治老师怎么几乎都姓周。周老师看见我很头痛,因为我上政治课表现得过于积极了。周老师有些东西还没讲完,我就已经帮他讲完了。周老师经常说:“你那个孙策,我要是不要你讲话,你又说我剥夺你的发言权。我们提倡言论自由,但任何事情都要有过度,你说是不是呀。”我点点头说是,老师说的对!

后来,我离开HS中学以后,经常在路上碰见周老师。周老师经常骑着他那辆加重型自行车从我的身边驶过的时候,朝我点点头说:“哎,孙策!”我也点点头喊了声:“老师好!”


周老师:还是周老师。教我们物理。他是师范刚毕业的,第一次来上课的时候,班里许多男生就聚在一起热情高涨地积极讨论。讨论的主题是:该给这个老师取个什么合适的外号。最后,经过本班最瞎混的几个男生一致通过,给这个老师取个外号叫“冬瓜”,简称为“瓜”。

他的课我听的不多,和他好像没什么事发生。


吴老师:吴老师教我们英语。我生平最怕也是最讨厌的学科就是英语和数学了。这两科我就是把命搭上也弄不出什么好成绩。一到英语课,我就睡意朦胧。

吴老师家里开了一过小店,吴老师的老婆卖年糕。我经常下课后到吴老师的小店里讨开水喝。偶尔在吴老师老婆那里买根年糕啃啃。

吴老师……,有一次,……………………………………(此处省略一千二百字。)

有时候,我和我的同桌宋来宾不听课吴老师就看着我们说:“你们混奥,哼!哼!混!”
  评论这张
 
阅读(8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