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雨孙策博客

视频剪辑、做ppt,价格优惠,QQ:364092439

 
 
 

日志

 
 

一年的时间浓缩成了十天——第一天:腊月二八…  

2009-02-03 18:37:00|  分类: 流水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的时间浓缩成了十天——第一天:腊月二八

 

   自03年正月初五离家来杭州以来,我每年都要回家,每年都会回家。而每年在家呆的时间却只有十天。在这十天里,要面对许多的问题,要见许多的人。在这十天前,是家人的期盼,盼着我能早点回来,能有个全新的面貌,能挣许多许多的钱,能带个漂亮的老婆。在这十天后,又是家人全新的期盼。随着我的不争气,家人对我的期望值也不断降低,
 
   以前是:盼着我能早点回来,能有个全新的面貌,能挣许多许多的钱,能带个漂亮的身高1米6以上的老婆回来。
 
    接着是:盼着我能早点回来,能有个全新的面貌,能挣许多许多的钱,能带个漂亮的老婆回来。
 
   后来是:盼着我能早点回来,能有个全新的面貌,能带个老婆回来。
 
   后来是:盼着我能早点回来,能带个老婆回来。
 
   再后来:能带个老婆回来。
 
   以后是:……,???
 
 
 
 而在这十天中,是家人的失望与焦急。我回来的很晚,前年是年三十早上7点到家的,去年是这几年中回家时间最早的,腊月28傍晚到家。我也没有什么全新的面貌示人,还是如在杭州时一样穿着一身半旧的衣服,背着一个半旧的背包,说着一些半旧的方言。我不善于伪装,或者说我不屑于去伪装。明明自己混得不怎么样,却还在乡邻面前做出一副腰缠万贯的姿态。明明平常抽的是中南海,却在乡邻面前闭着眼睛派中华;明明掏两块钱坐三轮车都心疼半天,却还装做自己天天有专车接送。……
 
 只要我,还如之前的许多年一样,一个人看一本书。
 
 在这十天中,浓缩了一年的艰辛,一年的期盼,一年的等待,一年的希望,还有,一年的守候!守候着心中那个叫家的地方,无论我在哪飘,飘得有多远,那里永远都是我心中的圣洁之地。每一次离家,想的都是再次回家的那一刻。
 
 
 在这十天中,如工作汇报一样,把自己一年内干的事都汇报给了家人,和自己牵挂的人小聚。忙活了一年似乎就为了这几件事。似乎一年的时间就浓缩在了这十天之内。
 
 现在,人已经在杭州了,回头想想过去的这十天,宛若大梦一场,又恍若隔世。几乎都分不清这个梦到底是今年做的还是去年做的。因为,几乎每年这个梦都是那么的类似。相同的人,在相同的地方,说着相同的话,干着相同的事情。唯一不同的只有时间……
 
 
 现在梳理一下又过去的十天,回想记忆中的点点滴滴:
 
 第一天:1月23日(腊月28):我很熟练地做290公交车直达城站,然后做早上8点18分的火车到铜陵。
 
 从杭州到我们老家坐汽车大概要5个小时,而坐火车到铜陵却要8个小时。因为汽车是直达的,而火车还要跑到芜湖去绕个圈子再绕回来。当然,汽车的价格是140元,而火车是28元。因此,我坐火车。估计我3个小时也赚不了100块钱。

 


 
 
我喜欢坐这趟火车,也烦坐这趟火车。喜欢坐这趟火车是因为坐这趟火车可以回家了,特别是火车驶离芜湖站后心情无比地顺畅。烦坐这趟火车是因为这趟火车跟公交站一样,遇到蚂蚁大的小站都要停一下。中途还有无数次的临时停车,给快车让路。就跟公交车等红灯一样。反正在我的心里,这车跟公交车是一个级别的。开的也比公交车快不了多少。
 
 几乎每年在这趟车上都能遇到好玩的事,好玩的人。什么在火车上打扑克三缺一拉乘警来凑数的,乘警不干说乘警不给面子的;把女乘务员关到吸烟室里不给开门的;偷乘务员的帽子戴在自己头上拿着广播喊:“往里走,不要挤!”的。诸如此类不胜枚举。突然发现我老家的鬼人出奇的多。
 
 今年在这节火车上鬼人遇到的不多,好人遇到的不少。有打个招呼就可以换座位的;有3个位置上挤挤坐4个人的,或者和买站票的轮着坐的,气氛很友好。我旁边坐的哥们是铜陵的,他在杭州下沙上班。因昨天晚上值班,故这哥们一上车就靠窗子呼呼大睡了起来。睡了好一会儿,这哥们估计是被饿醒了。醒来后就打开背包将吃的东西堆了一桌子。他不光自己吃,还要我吃。有吃的我当然不客气,就吃。车上基本都是铜陵或枞阳那边的,算起来都是老乡,因此大家都没什么戒心,在车上互相吃东西是常事。
 
 等开水房放滚开的水时,我吃了一盒他的今麦郎泡面。好久没吃泡面了,貌似在火车上吃泡面的感觉不错。
 
 火车快到铜陵火车站之前,铜陵的这个哥们留了名片给我,要我有时间去下沙找他玩。我说谢谢。匆忙间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忘了留给他。呵呵!印象中我在杭州认识的许多老家那边的人都是在火车上认识的。
 
 铜陵火车站搬了,由铜陵站改成了铜陵东。多加了一个字,我们就要多跑点路了。火车道也改了,拐了一个弯,由市区拐到山旮旯里去了。几乎每个坐这趟火车的人都骂火车改道。不过我没骂,因为我一下火车就买到了返程的票,还没出站就有许多直达我家门口的汽车。
 
 上了汽车,一问到横埠的价格,激动不已。去年以及去年的去年的去年的去年都是30元。今年居然是20。.都说司机良心发现了,现在只收20了,虽然平常从横埠到铜陵只要5块的。这次一下子涨到了20,大家都没什么怨言,要知道以前都是30呀。
 
 在汽车上,好玩的事又出现了,一个40岁上下的中年人不停地调女售票员玩。售票员问:谁晕车,我这有塑料袋。那个中年人说:喊什么喊,你一个人发一个不就行了吗。
 
 这时,司机后面坐着的两个年轻人在抽烟,一批中年妇女抗议,要那两个年轻人别抽,抽着熏死人的。那个中年人说:你抽不要紧,你也不能自己抽吧,至少你也给一根给我吧。我说:对的,应该一个人发一根,这样抽起来才爽。那两个年轻人笑笑,说:这一根抽完,我保证不抽了。
 
 这时不断有人上车。一个女的上来问到枞阳多少钱?那个女售票员说:30。另一个人上来问:到横埠多少钱?售票员说:20。又一个人问:到花园多少钱?售票员说:20。那个人不干了,说:怎么到横埠那么多路20,到花园这么点路也20?售票员说:过了大桥(即:铜陵长江大桥)就是20。不管到什么地方。
 
 我说:过了大桥就20?售票员说:是的。我说:那到大桥的时候你把我放下来,我自己走过大桥你再带我多少钱?售票员哈哈大笑了一下。
 
 那个中年人说:那我不到大桥多少钱?售票员说:也是20。中年人说:怎么不到大桥也20?售票员说:我非收你20。车上顿时一顿哄笑。
 
 我说:回家的时候天不知道黑了没有。旁边的人说:肯定没黑,太阳还在天上呢。我说:黑了好啊!旁边的人问:干吗要天黑?我说:在外面混的不好,只有等天黑了才好回家呀,人家看不见的。哈哈!车上一阵爆笑。
 
 我手上一个大背包,拿着难过。看着汽车过道中放满了包,我指着一个大包问:这是谁的?那个中年人男人说:是我的。我说:是你的?说着就把背包往他的包上一扔,说:找的就是你!他老婆笑着探出头说:我包里全是鸡蛋,你把鸡蛋全部压碎了。我说:压碎了好呀,压碎了分一半给我,还是我给你压碎的。他老婆哈哈地笑开了。
 
 说起回家的中巴汽车,我想起两件事:
 一、大概是04年春节时我回家,在回家的汽车上,一个戴眼睛的哥们上了车,还没站稳车子就开动了,结果他摔了一跤。他爬起来大声斥责司机道:“车子还没站稳,人就开了!”

 

 这位老兄妙语一出,车上立马安静了几秒钟,继而爆发出哄堂大笑。那哥们则一脸郁闷地坐在旁边一语不发。
 
 二、说的是06年春节期间,在铜陵汽车站。我们在车上等司机开车回家。而司机却老是不开车。后边不断有人催,司机不耐烦地说道:有两个妇女解手去了,要不然车子早就开了。
   
 这时,一头发微白的轻度老年男子大声说道:你到厕所里把她拉出来要她别解手了不就行了吗。
 
 当时,一听到这话,我不禁赞叹,这位大叔太有才了!!!

 

 晚上,在家中。我闭着眼睛都能想象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老爸老妈坐椅子上,我坐他们对面,挠着头。老爸望着我笑了一下,开始发言。一场盛大的小型报告会现在开始。
 
 我老爸从纵向和横向将我的情况做了一番精准的分析,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我是我们村唯一个一根光棍。再不找个女的结婚这辈子就算完蛋了。我今年28了,已经是困难户了。除了上大学的以外,这么大年纪的能数得出来的都结婚了。我老爸引经据典,查考历史,将我小学同学都给翻了出来。谁谁谁,以前怎么样,现在——,孩子那么大了吧。谁谁谁,以前怎么样,现在——,骑着摩托后面带个女的整天在街上呜来呜去。
 
 我老爸喝口水,接着说:现在,人家一见面就问我,要当爷爷了吧!我怎么回答?
 
 我低着头,苦笑。
 
 我老爸接着说:明天和那女的去相一下。我说:横山的那个?我不干。我老爸说:切!人家还看不上你呢,还你不干。眼睛镂那么深,跟普京眼睛一样。
 
 我说:好吧,去吧。
 
 我老爸说:这就对的。今年,你的工作重点就是相亲;明年,你的工作重点就是结婚。
 
 随后,我老爸,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教我相亲时的注意事项。我心里不停地在想,好姑娘,但愿你眼光发挥正常,可千万别把我给相中啦!
 
 我老爸做好了我的动员工作,马上给我二爷打了个电话。我二爷一听我回家了,马上就说:打电话给那女的。我老爸说:明天要那女的去你家,你捡一个房间,把房间搞干干净净的。我二爷说,那当然了。
 
 随后,二爷打来了电话,说那姑娘说我们之间的事我们之间来解决,不需要家人插手的。随后,她要了我的手机号码,说明天会打电话给我。
 
 这下我可就放心了,明天的问题不大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