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雨孙策博客

视频剪辑、做ppt,价格优惠,QQ:364092439

 
 
 

日志

 
 

一年的时间浓缩成了十天——第四天:正月初一…  

2009-02-05 12:23:00|  分类: 流水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的时间浓缩成了十天——第四天:正月初一

 

大年初一的早上,我干的唯一的一件事就是睡觉。但怎么也睡不踏实,晚上都醒来好几次了。主要原因是被子睡不习惯,太硬了点。一晚上睡过来,我的全身都是冰冷的,晚上基本都是被冷醒的。每年回家都要生病,去年大年初一直接挂盐水了。今年以现在的情况看一场小病是跑都跑不掉了。

 

我跟我老爸说这个被子睡着冷,我老爸说你还冷,这是新棉被,还给你买了新被套。本来指望你带个女的回来跟你睡的,哪晓得你一个人跑回来了。

 

他这么一说我就没什么话说了,将就着盖吧。

 

中午,我正在吃早饭,我老爸的手机响了。是我二爷的儿子金鑫打过来的。向我老爸问候完后就直奔主题,要我去信美家玩。我问谁在信美家,他说猴子、小乃、黄杰、孙芳……,我说我来了。

 

说着我就丢掉碗爬起来就跑掉了。

 

我花了90块钱买的361°跑鞋是不能再穿了。腊月二九那天穿着这双鞋滑了一跤,三十那天穿着这双鞋把脚后跟割破了。长这么大就这双鞋买的最贵了,居然就这双鞋穿的最不爽。记得04年的时候,买了一双10块的温州皮鞋,穿了一年多,最后鞋面全部花掉了,底没断,也没脱胶。下次还是买10块一双的鞋吧!

 

没办法,只好从鞋架上找了双合脚的鞋,套上就跑。鞋是老爸的鞋,穿起来很舒服,跑起来很顺畅。

 

大约用了20分钟,我就到了信美家。一进里屋就见一帮家伙在打扑克。每年都在这里打扑克,每年还都是这些人在打扑克,每年还都连坐的位置都差不多。

 

我一见他们就说:怎么又打扑克。

 

黄杰看我来了,转过头问我:相亲去了?怎么样?我说这事你怎么知道。他说:金鑫说的。随后都问我相亲怎么样?我说:他妈的怎么我相次亲都知道。猴子说:关心你还不好。随后我就照旧跟背课文一样把相亲的经过给背了一遍。他们听后哈哈大笑。

 

我没看见孙芳,就问:孙芳呢?黄杰说:没来。我说:金鑫不是说孙芳来了吗?黄杰说:不说孙芳来了怎么能把你弄下来呢。哈哈!我说:你这个畜生!

 

志林在一旁催黄杰快出牌,说:别信他扯,孙芳接朱红霞去了。我说哦,随后就去摸黄杰的头。

 

这时信美进来了。信美一看见我来了,就向我打了声招呼,而后给我泡了杯茶。信美妈也要我吃瓜子,葡萄干等茶盘里的东西。

 

我抓了一把瓜子,和信美闲扯。我不喜欢打扑克,只能在这里闲扯。

 

不一会儿,有两个人进了里屋。我一看是孙芳和朱红霞。

 

孙芳一看见我,就说:你来啦!我说是啊,呵呵!随后,孙芳盯着我的上衣问:你怎么穿这么艳的衣服?我说:好看吗?她说好看。但你怎么买这么艳的衣服?我说:不是买的,是别人送的。哦,她笑笑说:是女的吧。我说:男的谁会送衣服呀!呵呵!

 

现在想想,我仍是不解,上海那姑娘干吗要送衣服给我,估计是看我的衣服穿的太破了吧,呵呵!

 

黄杰一个人霸占了一个火桶,我坐在黄杰后面。黄杰问我烘火吗?我说不烘。孙芳说他冷,他就把鞋子脱掉把脚放到了火桶里。

 

我就坐在椅子上和她们聊天,黄杰他们偶尔过来插上几句。孙芳刚剥好了橘子,黄杰说:哎呀,你怎么知道我现在要吃橘子。孙芳看了看黄杰,把橘子给了黄杰。叹了一口气。

 

志林还在一边吃瓜子一边打牌,屡战屡赢。打牌打得神采飞扬,不断地指责其他人出牌烂。我突然想起来,志林女朋友是广西的,我还没见过,就说,小乃子,你女朋友呢?我还没看过呢。志林说:在楼上信美的电脑上看《走西口》。你去看吧。于是,我就跑到楼上信美房间里去了。只见朱红霞和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在信美的笔记本上看《走西口》,一见我走进来,朱红霞就笑着说:他是孙策。那个小姑娘微笑着说:哦——,你好像姚明!我一惊,我像姚明?哈哈!太离谱了,居然说我像姚明,终于摆脱马云的阴影了,无比激动中……。

 

我说:不会吧,我怎么会像姚明。她说:嗯,像,个子高。晕!原来是说个子。

 

随后,我就下楼了。

 

我兴奋地跑到志林旁边说:小乃子,你知道你女朋友说我像谁吗?志林一愣说像谁?这时朱红霞也来了,说:你们猜吧,像一个很有名的人,是上海的。黄杰直起身子说道:是男的还是女的?我说:去你的!当然是男的,以前就有个超市里的家伙说我像李宇春,妈的!

 

随后他们就猜,一个也没猜到。朱红霞说:是——姚——明!“切!——,一点也不像!”志林说:以前人家都说我像姚明。“切!——,脸都不红,好意思的!”随后,大家都花了大把的时间刺激志林。

 

朱红霞觉得脚冷,就找了个搓衣板搭在火桶上,她也坐到了火桶边上烘火了。

 

黄杰说:怎么我脚附近的空间越来越大了?志林说:你那个臭脚放火桶了大家都把脚躲远远的,谁敢碰你呀。黄杰说:其实是——,火桶里已经没火了。

 

打牌没意思,都懒得再打了就去打羽毛球。

 

两幅球拍几个人打,人多球拍少,于是,就看谁厉害了。

 

志林首先抢到了一副球拍,和金鑫在路边打了起来,不断地有电动三轮车从旁边驶过,扬起一阵灰尘。

 

另一幅球拍孙芳和朱红霞正在打的不亦乐乎。

 

志林女朋友因为和我们都不熟,也不知道该找谁玩,更不会像我们这样抢球拍,就只好在一旁抱着一根柱子自己跟自己玩。

 

我对志林说:小乃子,你就把你女朋友一个人放那里不管呀,陪你女朋友去!志林说:你要我陪我女朋友去,然后你就可以打球了。你精!我说是的,就是这回事。志林把球拍给我陪他女朋友去了,我终于拿到了球拍。

 

我上次打羽毛球还是05年,本来自己的技术就不怎么样,加上这么长时间没打了。我一上场金鑫老弟就倍感压力。我将球抛到天上,然后使劲一挥球拍,金鑫哈哈大笑起来。我拍子挥得很有力道,不过球还是落在了我的脚边。因为,我的拍子根本就没碰到球。

 

因为我打球比较猛,把羽毛球当排球打,打得乱七八糟,球就擦着屋檐飞来飞去,搞得金鑫老弟神经高度紧张。他捡球的次数远远大于打球的次数。终于,他受不了了,不停地叫道:换人!换人!

 

我说换谁?我把外套脱了递给了信美,信美把我的外套扔到他家的摩托车上去了。

 

我说,再来。金鑫无奈,继续发球。

 

打着打着,我找到了状态,球要么飞得老高,金鑫仰着头接球,要么就是一个扣杀,就擦线而过,搞得金鑫防不胜防,在马路两边跑来跑去。

 

终于,金鑫老弟彻底地受不了了,强烈要求换人。这种非常有创意的打球方式,我也不想再打了,就把球拍给了信美。

 

孙芳说:你打完了。我说打完了。孙芳说:你快点把衣服穿上,别搞感冒了。我说好,就穿上了衣服。

 

打球依然没意思,不知道谁提议去溜冰。于是,都去了溜冰场。

 

我不喜欢溜冰,因此,就没溜冰,看着他们一帮人在溜冰场内摸着栏杆小心翼翼地走着。不停地有人走着走着就摔倒了。

 

溜冰场里音响的声音太大了,很吵。我不喜欢吵,我喜欢安静一点的地方。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和他们打了招呼回家去了。

 

每年都和他们聚一次,每年都很短暂,每年还都说不上多少话。自读初三以来就和他们同学,就和他们在一起,也许要说的话几年前就全部说完了,因此现在在一起的时候话倒是真的少了许多,在一起也玩不出什么名堂,也许要的就是在一起的那种感觉吧。似乎每年和他们在一起已经成了惯例中的惯例了。

  评论这张
 
阅读(9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