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雨孙策博客

视频剪辑、做ppt,价格优惠,QQ:364092439

 
 
 

日志

 
 

一年的时间浓缩成了十天——第六天:正月初三…  

2009-02-06 12:37:00|  分类: 流水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的时间浓缩成了十天——第六天:正月初三

 

正月初三是我家一年中最热闹的一天,也是人最多的一天。这一天我的三爷、三娘,大姑、小姑、小姑爷以及我的一堆弟弟妹妹都会来我家玩。

 

这一天我是不会有懒觉睡的了,一大早就被我老爸给叫起来了。我不起来,想多睡一会儿,我老爸就一手拎着被的一角说:“我学(说)发火就发火耶,你到底起来不起来。再不起来我就把你被抱走了。”

 

没办法,每年的这天我起的都很早。

 

三爷、三娘、大姑、小姑等人几乎上都是同时到我家的。二爷、二娘店里生意走不开,没来,派代表来了。这个代表就是我弟弟金鑫。

 

金鑫一来就张罗着打牌。于是,牌局就在我家的另一个房间里支起了牌局。

 

我妈妈在厨房里忙着做饭。我则拿着相机给大姑,小姑,三娘还有一堆弟弟妹妹们拍照。

 

我拍照的强项是拍风景,拍人像一直都很少,因此技术很差。幸好,我用的是数码相机,拍了就看效果,不好就删,删了再拍。我小姑是急性子,不停地问,好了没有,就这样了,丑就丑点。

 

我的照片拍得很差,把我的妹妹丽丽拍的很难看。我要重拍,丽丽说不拍了。

 

丽丽是我三娘的女儿,小时候是我带大的。小时候我巨烦带她。她还不会走路的时候,在摇床里睡觉。三爷要我摇摇床,我要出去玩。三爷要我把妹妹摇睡了就可以去玩了。我就摇啊摇。摇了半天妹妹也没睡。我很烦,就把妹妹的眼皮抿起来,要她睡。妹妹“哇哇”大哭了起来。没办法,现在不想要她睡觉了,把她哄好要她别哭就不错了。

 

不知道是我小时候带她带多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三娘说丽丽什么特别像我。我和丽丽一站到一起,别人一看就知道是姊妹。那脸型,那鼻子,还有那容易生冻疮的手。我心想:脸型像我?完了!

 

我看看丽丽,说:你怎么好人不像像我?丽丽望着我,笑。

 

去年,丽丽打电话给我,还说很崇拜我。我说:崇拜我?没出息的我见多了,还没见过你这么没出息的。

 

三娘到我的房间里,摸着我的床,说:天呐!丽丽真像你,都那么怕冷。你看看,底下3床被,丽丽床上也是这样的,她还有电热毯,一天到晚就在火桶里。

 

丽丽在一旁撇着嘴,露出无辜的笑容。

 

这里顺便说说我这边的称谓问题,部分方言可参考我以前收集整理的文章《横埠方言大全》

 

三爷:父亲的第三个弟弟。不过在我家,三爷是我爸爸最小的弟弟。这个称呼我也不知道是谁教我叫的。二爷同理。

 

三娘:三爷的妻子。二娘同理。

 

胞弟兄:一个父母养的孩子。比如,我二爷的两个儿子,金鑫和金亮是胞弟兄。

 

亲弟兄:父亲的兄弟养的孩子。比如,我和金鑫金亮是亲弟兄。

 

堂弟兄:除了自己家里人外(自己家里人含父亲的姊妹)。一句话,堂弟兄不是自己家里人,和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血缘与亲情关系。我都不知道我的堂弟兄是谁,或者说,根本就不管谁是我堂弟兄,在我们这里不兴这些。

 

姊妹:兄妹或姐弟。比如,我和丽丽是姊妹。

 

母舅:就是舅舅。比如:大母舅就是大舅舅,二母舅,就是二舅舅,依次类推。

 

舅母:舅舅的妻子。比如:大舅母、二舅母、三舅母……

 

爹爹:爷爷。

 

言归正传。我给她们拍照,拍着拍着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王凯打来的,万分高兴。那天相亲因为仓促,都没和王凯怎么说话,昨晚他还打电话给我,说遇到我挺高兴的,有时间一定请我吃饭。现在他打电话过来估计是和吃饭有关。

 

果然,王凯要我去横埠迎宾馆后门一家饭店,说好几个同学的都在那里。我知道等下家里吃午饭的时候给我上政治课,让我接受思想再教育是难免的。趁此机会,我和家里人打了声招呼,就鞋底一抹油——溜!

在横埠迎宾馆后门的一家川味火锅店里,我见到了王凯。几年了他洋气了许多,现在已经是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了。我一见他就打了声招呼:警察叔叔!都有谁来了?

 

我和王凯来了一下手,王凯要我自己看。我探头到一个小包间里一看一帮人在打牌,打牌的是刘敏和阿牛还有一个以前6班的哥们,另外一个不认识。

 

和刘敏和阿牛寒暄了几句,他们打他们的牌,我和王凯在外面闲聊。王凯又往事重提,翻墙那件事。那是2002秋天的一个晚上,王凯来我家玩,结果学校大门锁起来了,出不去。没办法,我们只好从学校东边的墙边翻墙过去。算起来,我在横埠中学呆了几年了,翻墙还是第2次。上一次翻墙是96年的时候。我继承了国足的光荣传统,本来是射门,结果门没射成却一脚把球踢过了墙。在同学的抗议中,我被迫翻墙去捡球。

 

这次,是在天空中有轮弯月的情况下跟全班最老实的一个男生翻墙,心里充满了安全感。因为:一、我已经辍学了,不属于这个学校的管辖了。二、他是让每个老师都无比喜欢的男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标准的建设四化的栋梁之才。

 

现在,我要和这个栋梁之才一起翻墙,离开校园。

 

王凯很熟练地就翻过了墙,在墙那头的田埂上站着要我快翻过来。我不会翻墙,笨手笨脚的磨蹭了半天,终于骑上了墙头。我身后有手电筒的光,疑似校领导查夜来了。我看准了田埂,跨过腿,笔直地往下一跳。由于我落点选的不好,跳下来时没站稳,差点摔到阴沟里去了。

 

王凯对我翻墙的动作和姿势给予了较低的评价。

 

随后,我们就沿着田埂,像夜色的深处,朝着我家的方向奔去……

 

现在,和王凯往事重提,不禁觉得那时很傻很有趣。

 

中午吃的是鸳鸯火锅。将一些菜放在火锅里烫着吃。

 

之前来了许多人,ZLL,黄云云,还有孙芳。孙芳是从她外婆家赶过来的。

 

午饭开始了,人多桌子小,沿着圆桌挤了一桌。

 

我的左边是王凯,右边是阿牛。王凯要我吃,我说吃,阿牛说他刚吃了早饭不吃。

 

阿牛被挤得手没地方手,我的手也没地方放,夹菜不方便。阿牛说:我是你的右手,你要吃什么,我给你夹。我说好,吃圆子。阿牛就给我夹了一个圆子。

 

这感觉不错,要吃什么都不要自己夹的。于是,我不停地指挥阿牛给我夹菜,阿牛也很配合。

  

午饭快吃完的时候,WR(他的名字不能暴露)来了。WR现在在池州当刑警。又是一警察。

 

我说WR,现在当刑警爽吧!整天抱着枪在池州市区到处转,比打CS过瘾多了吧。WR说:过瘾?我都好久没摸过枪了。

 

吃过了午饭,他们打牌去了,我要回家,估计家人又要上政治课。

 

孙芳等下要跟金鑫去信美家。于是,孙芳就随我一起回家了。我说,你就这么跟我回家,八成我家里人把你当我女朋友了。孙芳笑笑没说话。

 

我一进家门,我家人先是一愣,发现我带了个女的回来。接着,我的家人马上就招呼孙芳。有要孙芳坐的,有给孙芳泡茶,有问孙芳冷不冷的。孙芳有点不知所措。我则在一旁忍不住想笑。

 

金鑫一看就知道喝多了,看到孙芳来了就一堆话出来。我三娘则拉着孙芳的手,先是说了金鑫人怎么样,接着说我,全是夸我的话。说我多么的善良云云一大堆。我都不好意思再听了。

 

没办法了,我向家人介绍孙芳了,说是同学的。金鑫估计是看到苗头不对,忙询问起孙芳男友的许多事。

 

堂屋是无法呆了,我和孙芳、金鑫去了我房间里。

 

金鑫的话出奇地多,说着说着自己倒床上睡了。接着就是大吐。

 

酒喝多了吐我见的多了,但像金鑫这样吐的这么恐怖的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一边吐一边“啊”“啊”地大叫,可把孙芳给吓坏了。不断地问金鑫要不要紧。

 

金鑫趴在我的床头吐,吐完了就睡,睡一会儿接着吐,吐完了接着睡。

 

孙芳准备等金鑫酒醒跟金鑫一起去信美家。于是就等啊等,等到天快黑了金鑫也没一点要酒醒的征兆。不论问金鑫什么,跟金鑫说什么话,金鑫的回答都是“嗯——”“嗯——”“嗯——”。

 

信美在那边催,金鑫的酒看来是醒不了了。于是,孙芳就自己去信美家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