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雨孙策博客

视频剪辑、做ppt,价格优惠,QQ:364092439

 
 
 

日志

 
 

3月29日杭州相亲大会上我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2009-04-03 18:47:00|  分类: 流水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忙了几天,终于有时间把3月29日杭州相亲大会的事写下来了。现在就开始写,那天照片我拍的不好,因此本文的照片基本都是从19楼上转过来的。

 

3月29号,在杭州西湖的白堤和平湖秋月沿线举办了迄今中国最大的相亲大会,号称有5万人参加。就在相亲大会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的时候,我跟我的朋友张正在一家小饭馆里吃酸菜鱼。

 

我和张打算吃完了饭去太子湾公园玩,吃饭之前把三脚架都带好了,准备去拍照。结果,饭吃了一半,张不知从哪得知这天西湖游相亲大会,就要去相亲大会玩。我说拉倒吧,你结婚都一年了,还去什么相亲大会,那是你去的地方吗?他呵呵地傻笑。

 

饭快吃完了,我收到了我老爸发来的短信,就几个字:西湖有相亲大会,去看看。

张看到了我的短信,笑着说,你爸怎么知道西湖游相亲大会。我说,是啊,他怎么知道的。难不成他每天就盯着看这点事,整天就到处搜索哪有相亲的信息,然后再通知我?

 

吃完了饭,我们坐公交去太子湾公园。一路上,张不断地说去西湖玩,去西湖玩,要我抓紧点,去找个姑娘……。我都被他吵烦了。

 

汽车跑到西湖边的新新饭店的时候,车子堵住了,走不了,我们就下了车。太子湾还有那么多路,于是,我们就直奔白堤。

 

 3月29日杭州相亲大会上我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断桥上方一个大大的彩门,上书几个大字——喜临门,中国相亲大会。

3月29日杭州相亲大会上我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照片在这张帖子上转的:http://www.19lou.com/forum-176-thread-16552608-1-1.html

 

穿过大门,过了断桥,就到了白堤。沿着白堤,挂满了征婚人的资料。我和张草草地看了一下,男的屈指可数,剩下的全是女的,简称剩女。男的对女的的要求基本是人品好,未婚,然后就没什么要求了。女的对男的的要求基本是在杭州有房,或者是自有房产,月薪5000+,或者是4999+,婚姻不限。看到许多征婚资料上的9999,我想起了国庆期间超市里的促销。当然,薪酬这一栏也不是每个都标那么长的数字,有点女的数字就写的很短,就三个字——20万。

3月29日杭州相亲大会上我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3月29日杭州相亲大会上我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3月29日杭州相亲大会上我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3月29日杭州相亲大会上我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3月29日杭州相亲大会上我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3月29日杭州相亲大会上我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相关帖子:http://www.19lou.com/forum-291-thread-16563720-1-1.html

 

张很仔细地看着征婚资料,一边看一边说,这个不错,这个不错。我说别看了吧,那些女的除了要求高以外,就没别的高的地方了。长的还不如我呢。走吧!

 

于是,我们就向前走。我旁边一哥们说,我的资料也在这里,幸亏上面没写号码,要是写了号码到时候,来相亲的是一个没有,打电话过来的全是开发票的那就完了。旁边一阵哄笑。

 

说话间,我们就来到了平湖秋月这里。在这里专门开辟了一个供电视直播和做游戏的专区,有许多人在里面玩,做游戏。

 

3月29日杭州相亲大会上我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这个专区的大门口外挤满了人,我看着那么多人说,我们走吧,去太子湾了。张不干,非要进去,结果,门口保安部不让他进,只有胳膊上佩戴了相亲大会的标签的才能进去。于是,张就转到了另一个大门。

3月29日杭州相亲大会上我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在另一个大门,张挤了半天,挤到大门口,保安仍然不让进。旁边有人问,怎么才能进去,保安说,到那头去登记,领个标签,贴在胳膊上就可以了。但是,现在标签发完了,没有了。


我说,那不是跟没说一样吗。

 

这时,有个人出来了,张就问那个人讨了他胳膊上的标签,那个人就把标签撕下来给了张,张就把标签贴在胳膊上顺利去进去了。

 

张进去后,就开始找人要标签,因为我还在外面。他标签从外面又递不出来。

 

张看见了一个小姑娘,就问她讨标签,说,借标签用一下,我朋友在外面,进来就把标签还你。那个小姑娘说,不干,你要是把标签拿跑了怎么办。张说,我不会跑的。那个小姑娘思考了一下,最后说,那把你标签给我,我朋友也在外面进不来。张说好。

 

于是,张就把标签给了那个小姑娘,那个小姑娘拿着标签,冲出门外,把标签给了她的朋友,她的朋友很顺利地进来了。张又拿着那个小姑娘的标签出来,把标签给了我,我也进去了。随后,我们用类似的方法,一共弄进来了5个人。这两张标签真是超值。保安看着我们几个轮流出去又进来。出去的时候是一个人,进来的时候是两个人,还没法拦。因为有标签。

 

我们进来后,张问这个小姑娘是不是来相亲的。那个小姑娘哈哈大笑了起来,说是来玩的。我说,那还不是来相亲的,她又呵呵地笑了起来。

 

我问她是哪里的,她说她是合肥的。这时换我和张哈哈大笑起来。我跟她说,我们是安庆的。她不信,我们又说了许多安庆和合肥的事,这下她信了。

 

我问她叫什么,她说她叫杨。

 

随后,我们就在里面闲聊。杨要去玩游戏,我们就都去了。

 

第一关游戏是比翼鸟,名字好听,其实两个人一前一后过独木桥,桥很晃,晃得不好就掉下去了。掉下去也不要紧,底下全是气球。第二关游戏是双飞燕。一看见这个名字就想起了鼠标。这个游戏小时候也玩过,就是一只手抓着杆子,跟荡秋千一样,从这头荡到那头。玩这东西我熟悉。我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和我们班的小马抓树枝荡着玩,结果被老师发现了,要我们抓着树枝在那里荡了一下午,手不准离树枝,脚还不准离地。自那以后,我就再也没玩过这东西了。现在居然又来玩这个,呵呵!上次跟我玩这个的是个男的,现在跟我玩这个的肯定是个女的。后面的游戏不知道是什么,我没注意,因为我根本就没玩。

 

3月29日杭州相亲大会上我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玩游戏要排队,于是我们就排队。

 

玩游戏必须要男女搭配,于是,我们就搭配。我和杨搭配,张和杨的朋友邓搭配。

 

我旁边排队的一个男的对着一个姑娘说话:哎呀,你好像一个人,你真像她。那个姑娘说,像谁呀?那男的说,你把你电话号码给我,我就告诉你像谁。那姑娘白了他一眼,说,你先说。那男的败下阵来,说,像谁谁谁(我没记住那男的说的是谁)。那女的说,不认识。那男的说,怎么可能不认识呢?她是世界冠军,很漂亮的。那姑娘还是摇头说,不认识,先做游戏吧。

 

这时,一个姑娘来我后面排队。那姑娘穿着红衣服,还化了妆。她化妆化的很实惠。

 

我看见了她,她看见了我。我问她是哪里的,她说她是江西的。

 

她问我是不是你们都是有搭档的在这里排队,我说是的。她又去问张,有没有搭档。张说她有了。她又问旁边的几个男的有没有搭档?旁边的都说有了。她找不到搭档,就自言自语地说,我就排在这里,我就不信没人和我搭档。

 

结果,快排到我们做游戏了,还是没人和她搭档。于是,她就去抛绣球了。

 

抛绣球很简单,就是如果你在找不到搭档的情况下你就站到一个高高的台子上,往下抛绣球选搭档,谁接住了绣球谁就是你的搭档。只要是女的一站到台上,底下一群无比饥渴的男人都立刻成了斯巴达的勇士,高高地伸着手,冲过去抢那个并不是砸向自己方向的绣球。

 

而如果是个男的找不到搭档跑上去抛绣球,现场的状况通常是这样的:底下的男人立马变成了英国的绅士,站在原地不动。而女的则早已跑得远远的,把手背在后面,生怕被绣球砸到。

 

江西的那个小姑娘上台之前,有个小姑娘把绣球抛得远远的。有个猛士杀出重围,把绣球给活活地抢到了。

 

那个猛士带着一脸的自豪走上了台子,正当主持人准备照例问那个猛士的姓名籍贯时,那个小姑娘说,不干,我不和他搭档,我要重抛绣球。那个猛士马上就在一阵哄笑声下台了。

 

快轮到我们做游戏了。第一个游戏是走独木桥,我看看我的鞋子,发现又是361°的跑鞋。为什么用个“又”字?因为我去年腊月29那天相亲的时候穿的也是这双鞋,结果一出门就摔了一跤。今天相亲大会,居然还是这双鞋,唉!

 

游戏开始了,我和杨牵着手上了独木桥。桥上全是起起伏伏的树桩,我们就踩着树桩一步步地往前走。在颤颤巍巍中,我们艰难地向前走着,那些在下面排队等着做游戏的估计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掉下来!掉下来!

 

杨紧紧地抓着我的手,我也抓着她的手。她走在我的前面,我走在她的后面。独木桥上的树桩不大,而我的脚却很大,因此,我老踩到她的脚。

 

几番周折,我们终于完成了第一个游戏比翼鸟。接下来就是双飞燕了,又是荡秋千了。我和她抓紧了杆子,我说,我数一二三,数到三的时候,我们一起荡过去。她说好。于是,我就数一——,二——,三——!我数到了三,我荡起来了,她还没起来。她手抓着杆子,我把她带着在空中荡了一点路她就撑不住了,“霍”一下笔直地掉下去了。看到她掉下去,我在想要不要和她一起掉下去,她一个人掉下去太难看了,我一个人荡过去也太不仗义了。我刚想到这里发现我已经直接荡到了对面的海绵垫子上。她在半路上就掉下去了,而我倒是很干脆地过来了。

 

我在垫子上站定后,忙从一堆气球里把她给捞了起来,问她要不要紧,她说不要紧。她在一堆气球里跨着大步狼狈地走着。我扶着她往前走,走着走着她又摔了一跤。我把她从气球里扶正,要她注意点,她说不要紧。一边说不要紧一边又摔倒了。我连忙又把她扶起来,扶着她走出双飞燕的游戏区。

 

后面还有两关游戏,因为我们这关没过,就没玩了。

 

我们没过这关,张和他的搭档邓也没过这一关。张说他和邓两个都摔下来了。他俩都摔下来了?我太想看看张下来是什么样的,看看他摔倒狼狈的样子。可惜他是在我们前面摔的,他们摔倒的时候,我和杨正在走独木桥。

 

南边是浙江卫视的直播区,那里有杨的偶像朱丹。于是,我们就去那里了。

 

3月29日杭州相亲大会上我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在候场区,许多人一边说朱丹还是电视上漂亮,真人没电视上漂亮,一边在和朱丹合影。杨几乎是疯狂冲过保安的阻拦,跑到朱丹旁边跟朱丹合影,要我给她拍照。而我相机还在包里没拿出来,杨的朋友就用手机拍。

 

3月29日杭州相亲大会上我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相关贴子:http://www.19lou.com/forum-176-thread-16554349-1-1.html

 

我拿出了相机,拍了几张她和朱丹的合影。因为我的位置比较靠后,前面全是人,拍得那叫一塌糊涂。杨看了后,很不满意。

 

张问朱丹是谁?我说浙江卫视的主持人。张说,那我去和她合个影。于是,张也跑到朱丹旁边和朱丹合影。保安看见了,马上虎着脸过来驱赶他。

 

我对名人和明星都不感冒,因此没有和朱丹合影的欲望。他们蜂拥着和朱丹合影,我就冲过去和保安合影。反正合影的我都不认识,跟谁合影都无所谓。

 

保安看见我冲过去不是找朱丹合影的,而是找他合影的,脸上立马有了笑容。马上站直了身子,在旁边的一阵大笑声中,我和他“咔嚓”了一张。

 

 

在直播快开始的时候,一个帅气的主持人出现了。这个人好像是叫王涛。于是,许多人都找他合影,有的找他签名,他都笑着和他一个也不认识的人合影,签名。

我旁边一个中年妇女拿了一张名片很热情地叫他签名,他很熟练地签好了递了那个中年妇女。那个妇女接过名片,看了名片上的字问周围的人他写了什么?他是谁呀?他是干什么的?

 

听见这个妇女的话,蓦然间,我瞥见了王涛的脸,那张脸都快绿了。

 

3月29日杭州相亲大会上我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直播开始了,我们在侧面,看不清台上的节目,就合计着上哪玩。我还惦记着去太子湾公园,就说去太子湾公园。杨说想去那玩,问其他人去不去,结果,她的朋友都说不去,说要回家,今天太累了。

 

于是,我们只好先出去再说,这里面人真是太多了。

 

我们出了相亲的这个专区。

 

在相亲专区的大门口,有许多人像我们先前一样问出来的人讨标签。

 

一个十一二岁的小鬼问我要标签,我说你撕下去吧。就从胳膊上把标签撕给他。他拿了标签我才发现不对劲。就说:你今年才多大,你去那里干吗?小小年纪你怎么就不学点好呢。

 

我们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了白堤。

 

白堤的人更多。

 

3月29日杭州相亲大会上我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在白堤,我看见了月老和红娘以及一些看装扮像天使又像丘比特的小姑娘在给路人送玫瑰花。说只要是恋人她们就送一支玫瑰。

 

 

3月29日杭州相亲大会上我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杨说,我也是和我男朋友一起来的,你也送朵玫瑰给我吧。旁边的一个女的也这么说。“小天使”就说,那好,你要你男朋友亲你一下我就送花给你。旁边一男的就亲了那女的一下,“小天使”就送了一支玫瑰花给她。杨看见了这么个证明是恋人的方法,马上就笑着跑开了。

 

3月29日杭州相亲大会上我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我的旁边是月老,我拍着月老的肩膀说:圣诞老人,你好!引来旁边一阵大笑。

 

 

我和杨沿途聊天,杨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张的身边了。一回头,发现前面的就我一个人在走。

 

我看着杨和张走在一起,张却在看着我,和她在说着我。我觉得好玩,小子,回头跟你老婆说你今天相亲了,还被人家小姑娘给相中了。

 

快到了断桥的时候,突然发现少了一个人。一问,才知邓等她的朋友,就在后面,快到了。

 

我们靠着断桥的栏杆,吹着西湖的风,在等邓和她的朋友到这里来汇合。

 

西湖里有两艘游船,在断桥附近游弋。船的装饰和造型很古朴,船上的人很古董。不是许仙就是白娘子,要么就是梁山伯祝英台。他们摇着扇子,摆着很酷的造型从我们的身边飘过。

3月29日杭州相亲大会上我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杨盯着船上一个蓝衣服的男人看了一下呵呵地笑起来,说那个人……,那个人……。估计是她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我就帮她找了。我说,极像嫖客,对吧!她这时哈哈大笑起来说:嗯,是的,太像了。

 

等了一下,邓终于来了。邓走到我们旁边的时候,后面突然冒出两个男人,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脑子里马上蹦出一句电影台词——这孙子是谁呀!

 

我礼节性地向那两个男的点了点头,邓介绍说,其中一个高个子的是她初中的同学,另一个是他同学的朋友。关系够复杂的。管他什么关系,反正我的目标是杨。

 

趁着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到邓的同学身上的时候,我马上就找杨说话,我和杨正说的起劲,后面那个邓的什么同学就插了几句话,用几句话就把杨给撇到他那边去了,在前面走的又只有我一个了。

 

奶奶的!我心里的感觉那叫一个不爽呀!就像把你饿上个三天,然后突然给了你一大碗饭,你看了当然高兴,于是就大口大口地吃起来。正当你吃的起劲的时候,又突然把你手里的碗给夺走了,而你手中还拿着筷子。

 

我现在的心里就是这种感觉。

 

他们在聊天,我在前面走。那个邓的同学的朋友不知怎么走到了我的身边。我先是礼貌性地问候了他几句,后来就随便聊了起来。他说他是长兴的,叫蒋。

 

我看了看我的四周,别人来参加相亲大会,出来时都是和一个女人肩并肩地地走在西湖旁。我也来参加相亲大会,出来时居然是和一个男人肩并肩地走在西湖旁边。真郁闷!

 

这又让我想起去年年底的一件事。我从勾庄一家公司的仓库里回公司。在公交车上,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男人坐我旁边问现在我忙不忙。我一愣。他说他早就注意到我了,说我经常坐这趟公交车,看样子很忙,很辛苦的。晕!不过,我们后来倒是聊的很好。

 

为什么注意到我的全是男的,就没一个女的?我就那么有男人缘?唉!苍天呀!你让我投错胎了吧!

 

此时已快5点了,太子湾那地方肯定是去不成了。杨说她腰痛,估计是扭了,要去医院。我说是不是刚才掉下来伤到的,她说是的。我说要陪她去医院,她说不要的,她朋友在前面等她了。于是,在环城西路,我们兵分两路,她和她的朋友们去了医院,我和张、邓及她的朋友在沿街闲逛。

 

张去忙别的事了,我们几个逛的都很无趣,和他们也没什么话题,也聊不起来,我就闷着头向前冲。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杨和她的朋友们回来了。我问她腰要不要紧,她说不要紧的,没事。后来,他们一帮人就准备回家了。我也准备回家了。

 

于是,我们就各自回各自的家。

 

后来,我发了几条短信给杨,杨回了一条,是关于腰那条的,就三字——不要紧。

 

后来……,后来……,后来就没有了,呵呵!

 

早过下班时间了,回去了!

 

剧 终

  评论这张
 
阅读(443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