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雨孙策博客

视频剪辑、做ppt,价格优惠,QQ:364092439

 
 
 

日志

 
 

东南之行(上)——悠闲的厦门  

2009-11-12 09:15:00|  分类: 流水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片不显示,就点击这里看图文版: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8cfc440100fhtv.html

 

在开往厦门的列车上:在开往厦门的列车上,有许多人。在这个出行的淡季,居然还有人买到了站票,让车上的许多人感到不可思议。买到站票的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说,他妈的,今天怎么这么多人!

 

我找到了我的座位。我的座位上一个穿红衣服的中年人正趴在桌子上睡觉,我说:你好,这是19号吗?那个红衣中年人将头一抬说:老子刚打了个瞌睡。红衣对面的一个衣着时尚的少妇哈哈大笑起来说:我就说吧,这位置肯定有人坐的。随后,这个红衣就站了起来,让了我。我坐在了窗子边,四周全是走动的人,有的往行李架上放行李,有的在催着前面的人快点走。

 

这时,有一对老夫妻走到我们这里。老夫妻的票不在一起,老头坐我旁边,老太婆坐对面,我就和老太婆换了座位,坐到对面的座位上去了。

 

对面的这个座位上一共坐了三个人,我坐最外面,我一坐下来就想,惨了,这位置没法睡觉了。

 

火车终于开了,和旁边人聊了一会天,没事干,就从包里摸出MP3,往耳朵上挂上耳机,开始听《货币战争》。《货币战争》这部书,我从下载到现在已经听了几个月了还没听完,之前听的东西已经彻底地忘得干干净净地了,尤其是一些数字的东西,只记得肯尼迪被刺的可能原因,美联储是私有的银行,美国政府没有货币发行权等一些之前就知道的一些东西。

 

火车在漆黑的夜里慢慢地向前爬着,我看了一下手机,发现才十点多。坐我旁边的哥们说:你就别看时间了,你还早呢,呵呵!我说:确实现在时间多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反正要到明天下午5点才到厦门。明天白天也就在火车上过了。

 

在火车上没事,旁边的已经在打扑克了。我不打扑克,也不喜欢看扑克,听MP3又听不进去。看看这地板,脏得一塌糊涂,之前还幻想晚上在地板上睡,看来是做梦了。

 

我望望窗外,窗外依旧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得找点事干干,这20个小时要是不找点事干,那将对身心是种煎熬。突然,我的手机响了,一阵惊喜,还有谁发短信给我?不会是男的吧?我拿出手机一看,果然是男的,此人便是是张霄。这哥们前几天出差去西安了,运气极好,一去就赶上了地震。他的短信后简洁:此次南巡要几天?我说不知道,没算过,下周二回办公室。我是真的不知道几天,没算过,也懒得算,这太费脑子了,还是留点脑子想想心思吧。

 

和张霄没什么话说,两个大男人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就开始打开手机中的通讯录,看看有谁可以骚扰一下。先发了一个短信给公司的小姑娘M,跟她说车厢里没有地毯,地板又脏,没法睡了。她说,那你的脏衣服也白带了。我想想,得不能让她闲着,我也找点事给她干干。就跟M说,你把我刚才的短信发到我博客上去,她说好。

 

随后一口气发出了许多短信,等了半天都没回应。

 

火车依旧在缓慢地开着,坐我对面的一个西装革履地中年人一直在那不停地吹牛,去过什么地方,干过什么事。估计是吹的时间长了,等卖食品的小推车经过这里时,他要两罐啤酒。在付钱的时候,他付了两次也没付清,面色难堪地说:你看没零的了,还少一毛。售货员哈哈一笑,说:算了。就推着车子走了。那个中年人坐下来后阴笑了一下说:操,赚了一毛。

 

火车到了义乌,上来一批人。等火车开出站后这帮人才发现,原来他们上错车了。下面的车和福州的车同时到站,又停在相邻的站台。他们就这么华丽丽地上错车了。接下来头疼的就不是他们了,是列车长了。列车长在忙了,在想着这么把他们放下去。

 

火车到了衢州,窗外许多中年妇女一手举着一袋橘子,一手冲车厢里做着两块钱的手势。

 

火车到了上饶,坐我旁边的哥们说:到上饶要吃鸡腿了。我不解,问:为什么到上饶要吃鸡腿?我旁边的哥们还没回答我,就见一个穿着黑衣服,头发有点卷的非主流小伙子在车厢里蹦着说:吃鸡腿了!吃鸡腿了!我们上饶的鸡腿…………………(此处省略广告词若干句)。

 

现在已是凌晨了,我肚子也有点饿了。我就问我我旁边的哥们,鸡腿多少钱一个?那哥们说七块钱。

 

那个非主流小伙子跑到车厢的正中间,将活动的窗口打开,喊道:鸡腿平时都是七块一个,现在搞特价,五块了!你算是赶上好时候了!经小伙子那么一喊,车厢里的人纷纷把钱往窗外递,窗外一个年轻人推着个小车子,车子上放着个脸盆,脸盆里全是用塑料袋包的一个个鸡腿。这个年轻人一只手从车厢的活动窗子上接钱,一只手拿鸡腿往窗子里塞。

 

我递了五块钱出去,对身边这个正在卖力地喊广告的非主流小伙子说:他要是把钱拿着跑了怎么办?哈哈!旁边的人都笑了起来。窗外的年轻人没听见,往活动窗里塞进了一个鸡腿。我拿着鸡腿,对这个非主流小伙子说:怎么我的鸡腿小一点呀?这个非主流小伙子说:这是烤的鸡腿。

 

在上饶车站停了不久火车就开了,这个非主流小伙子又一路蹦着下车了,只剩下车厢里的人都在啃鸡腿。

 

鸡腿没有烤化,啃不动,要用嘴巴咬着肉,用手将鸡骨头使劲地往外拉才行。我觉得我这吃相太难看了,不像是在吃鸡腿,像是在打弹弓。结果一看,车厢里不管是淑女还是老汉,都在打弹弓。去他娘的,大家都这样,都在一个锅里也就不在乎什么吃相好不好看了。此时,当他们都在打弹弓的时候,我早已在射箭了。

 

日子是越来越难熬了,于是,许多人都去列车长的办公席那里去补卧铺了。列车长不在,一个漂亮的女列车员恶狠狠地对前来询问的人说:没有!一个大叔说:那到了武夷山有卧铺吗?这个乘务员依旧恶狠狠地说:不知道!

 

此去武夷山还有几百里地,而去厦门则更加遥远。我头晕,想睡觉,但靠在椅子上却无法入睡。在这时,我想到了卧铺,我也想弄张卧铺,于是,我也去列车长的办公席了。

 

这时,列车长过来了。列车长知道这些人守在这里是干吗的,就说:到武夷山才有卧铺。经列车长这么一说,许多人就散去了,说是等快到武夷山再来。我说:那你把我们的票都编上号吧,省得大家在这里排队的。列车长说好,就开始编号。我排在第二位,列车长用红笔在我的车票后面画了个圆圈,里面写着“2”。

 

好了,有编制了,我可以该干嘛就干嘛去了。

 

现在大约凌晨2点左右,到武夷山要到凌晨4点。想睡觉的强烈愿望支撑着我,让我没有一点睡意,我一直都在等着凌晨4点的到来。

 

火车进了一个站又出了一个站,出了一个站有进了一个站。终于,要到4点了,我站在列车长的办公席旁边和其他几个等卧铺的哥们聊天。一个穿红衣服的平头胸有成竹地说:武夷山票按道理很多。我指着列车长办公席的文明准则上的一行字说:按道理列车员还应该热情服务呢,你见到热情服务的吗?那个平头呵呵地笑着说:没见过,这个列车员的服务态度是不太好。

 

火车终于从武夷山站开出去了,激动人心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列车长和刚才那个态度极差的列车员一到这里,就被人给围起来问有没有卧铺。列车长坐下来后开始统计卧铺数量,排在一号的一个男子把手狠狠地伸到了那个女列车员的胸前说:我是一号!我是一号!女列车员大叫了一声后,接过票,一个按键一个按键地摁着,折磨着大家的神经。尽管她打票的速度超慢,但是大家都屏住了呼吸,看着她在那里像玩电视遥控器一样玩着打票的机器。在这个紧张又关键的时刻可不能把她这尊菩萨给得罪了。

 

终于一号的票打好了,我把票和钱一把递过去说:二号、厦门!这时候说的话当然越简洁越好,说多了可能就要坐着睡了。

 

我的票打的倒是快,一下子就出来了。就在我的票快打好的时候,列车长轻轻地说了一句:卧铺只有六个。这下现场可就炸锅了,一堆人马上就挤了上来,我艰难地挤了出来,看见后面几个人手里拿着票说:我是一号!我是一号!我一看,原来有这么多一号。估计列车长也不记得自己写了多少个一号了,要不然也不会到我这成二号了。

 

我看着这张卧铺票激动了半天,谢天谢地,可算有个睡觉的地方了。

东南之行(上)——悠闲的厦门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后来,和我的顶头聊起这件事的时候,我的顶头说我现在娇气了。呵呵!其实,人都是被逼出来的,我想要是早个几年,要我花68块钱去补卧铺,估计我是不会干的,别说坐20小时火车了,就是站20小时,我都能忍下来。现在忍不下来了吗?当然不是,是不想忍了而已,因为有了更好的选择。能睡卧铺干吗要坐硬座呢?能补到卧铺干吗不争取一下呢?人生就是一个不断追求的过程。假如这天晚上没有补到卧铺,我能坚持下来吗?我当然能!就算不是坐着,站个20小时,我都会坚持下来,因为没有别的选择。任何时候都不要低估了自己的忍耐极限。当你没有别的选择的时候,你只能选择坚持与忍耐。

 

躺在卧铺上很舒服,别的什么也不想了,就想好好地睡觉。可就在我想睡觉的时候,我却怎么也睡不着,想着许多人,许多事。想着想着,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火车在铁轨上颠簸着。

 

清晨,我被许多人给吵醒了。醒来后我就吃了点东西,而后就接着睡。他娘的,花了68元钱,当然得狠狠地睡了。因此,这一天我玩在命的睡觉。醒了就啃几口面包,啃完了接着睡,睡醒了就接着啃面包,啃完了面包接着睡,如此反复。

 

睡到不知道什么,做了一个梦,梦见我要去的公司单据还没开好,财务不在,要过几天才能拿。不可能吧!我机票定的是星期二的,在网上定的,不能退的。要是周二走不了,那机票就作废了。在梦中我想到这里,直接被这个梦给吓醒了。醒来后连忙打开手机,给我的顶头发了条短信,把梦境描述了一遍,问道:你确定汇票他都开好了吧?我的顶头回短信:好了。好了,有他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关了手机,接着睡。

 

福建的山真多,火车颠簸着不停地钻进山洞,又从山洞里钻出来。

 

东南之行(上)——悠闲的厦门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火车沿着山脚绕圈子,绕了一个圈子又绕了一个圈子,只要把头伸到窗子边,总能看见着趟列车的车头或前几节车厢。

 

东南之行(上)——悠闲的厦门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当列车员报站报到“沙县”的时候,我马上从卧铺上爬起来,来瞻仰一下沙县。在杭州几乎每天都在沙县小吃吃面,现在看看沙县到底是什么样的。

 

沙县的蒸饺很小,沙县的火车站就更小了。火车停一下就走了,没看见下人,也没看见上人。

 

我啃了几口面包,喝了点水,爬上铺位,继续睡觉。想现在好好地睡,晚上好在厦门玩。

 

终于,火车快到厦门了。透过窗子,我看见了街上的绿化带上到处都是成行成行的椰子树,有种异域的风情。

 

一直到厦门市区,我才知道,原来厦门市区建在一座岛上。火车怎么上岛的我却一点也不知道。

 

东南之行(上)——悠闲的厦门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出了车站,我沿着夏荷路一直往前走,走着走着,我发现不对劲。街上的人都穿着短袖的衣服,而我则上身穿着厚厚的毛衣,下身穿着厚厚的牛仔裤,看起来极其反常。

 

在夏荷路上,我发现这里人行天桥真多。要过马路都得走人行天桥,真麻烦。还有,这里也有BRT快速公交车,不过这里的快速公交是真的快速公交,全部都在高架上跑,公交站台也在高架上。

 

我走着走着,没想到就走到码头旁边了。我站在码头上吹了一下海风,就去找旅馆了。

 

在旅馆里,我洗了澡,换了衣服,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我就下来去找吃的。突然,发现楼下的一条小路别有一番洞天,有点脏,很乱,但是又很有秩序。路边全是吃饭的小摊,基本都是海鲜,整条街道都有种海鱼的腥味。

 

我太爱这里了!!!当天晚上我没带相机,第二天一早,我就跑这里来拍了几张照片,做个纪念。

东南之行(上)——悠闲的厦门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我喜欢这样的街道,有点历史的感觉。

东南之行(上)——悠闲的厦门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东南之行(上)——悠闲的厦门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这都是有年头的房子呀!

 

东南之行(上)——悠闲的厦门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这些老街与新街,老房子与高楼有机的融为一体。如果把厦门比做一个男人的话,那么高楼部分就是上班时的男人。穿着西服,打着领带,一丝不苟地工作。老街部分则是下班后的男人。穿着大裤衩,在夜市的小吃摊上摊着大腿,大口地喝着啤酒,嘴里偶尔嘣出几句脏话,尽情地享受着生活。


东南之行(上)——悠闲的厦门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我想,如果在高楼里工作,在老街生活,那一定是件很惬意的事吧。难怪易中天拼了老命也要从武汉跑到厦门来养老。

 

东南之行(上)——悠闲的厦门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街上有许多在路边摆地摊的,我在街上逛了很长时间,一个城管也没遇见,我喜欢这种乱。

 

东南之行(上)——悠闲的厦门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跑的地方多了,发现只要是城市,无论大小,都是弄一个广场(一般都叫人民广场),四周全是高楼,路上全是繁忙的行人,有点拥堵的车辆,彷佛这样才是现代化的城市。几乎每个城市都这么弄,觉得只要这样才有个性。其实,当大家都这么弄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个性可言了。而正在能体现这个城市个性的恰恰是那些老房子,老建筑和老街道。

 

东南之行(上)——悠闲的厦门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喜欢这种闲适的生活,以及走在这里的感觉。

 

东南之行(上)——悠闲的厦门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

 

东南之行(上)——悠闲的厦门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走在这样的街道上,我在想,如果我发条短信给我的顶头说我把单据用20元钱的EMS寄回去算了,我不回去了。不知道我的顶头是反应,估计会跳起来大骂的,哈哈!

 

本来我还准备去中山路步行街玩,后来,因为时间比较紧,只好作罢。回杭州后得知,原来《疯狂的赛车》是在中山路拍的。得知这些后,我一点也不遗憾,因为有了这个理由,我就有了再次来厦门的期待,同时,在心中对厦门依旧充满着新鲜感。

 

在鼓浪屿玩了一天,我就去石狮了,那里才是我这次出差要办事的地方。

 

如果讨厌一座城市,你会怎么说?肯定会说,狗日的!老子这辈子都不会来这个畜生地方了!

 

如果喜欢一座城市,你会怎么说?

 

张霄发短信问我,厦门好不好玩?我的回答是:真想多住几天!

  评论这张
 
阅读(263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