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雨孙策博客

视频剪辑、做ppt,价格优惠,QQ:364092439

 
 
 

日志

 
 

10月3日——“这就是东坡肉呀!”  

2010-10-05 23:08:53|  分类: 流水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3日

今天和昨天一样,依旧在饭店里端盘子,依旧当服务员,饭店生意依旧很好,中午依旧吃包子——包子比昨天的少。

有个小姑娘刚才在楼上,下来迟了,装包子的盒子里空空如也。这个小姑娘没说什么,舀了点汤,一个人默默地坐到旁边的一张桌子上去了。另一个小姑娘看见了,要给包子给她,她不要,说不饿。那个小姑娘还是拿了几个包子放在她的旁边。其实,当时,我是很想给包子给她的。

最后,那个小姑娘只吃了一个包子。没想到,这时洗碗的大姐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了。她也没吃午饭。现在,连汤都没有了。之前没吃到包子的小姑娘就把包子全给了这个洗碗的大姐。

我发现冰箱后面贴着张值班表,就把W叫来,问他谁谁叫什么名字。许多小姑娘都来看。我我知道今天中午没吃午饭的那个小姑娘叫L,后来给包子给他的叫C,总是睡意朦胧的叫Z。上完厕所后喜欢用水摆弄一下自己的头发而后“呵呵!”“呵呵!”地笑的叫G。门口有个姑娘没穿服务员的那种工作服,我昨天跟她聊过天,知道她今年22岁,结婚了,老家是甘肃的。我突然想起来她的名字,就指着她的名字说:我知道了,那没穿那什么衣服的那个是T对吧!W哈哈大笑了起来说:什么没穿什么衣服呀,怎么说话的。边上的人都笑了起来。z看了一眼这张值班表说,写的真丑。这字写的确是不咋的。我就问:这字谁写的?W很自豪地说:我写的,不好看吗?我没说话。

几个服务员趴在桌子上休息,我就坐过去和他们聊天。海阔天空地胡扯。不知道谁说哪个女的20多岁才结婚什么的,C很吃惊地说:都20岁了还不结婚呀!我对她这吃惊的表情很吃惊。20岁那么早结婚干吗。她说她们那许多十几岁就结婚了,20岁孩子都那么大了。我问她老家是哪的,她说河南的。我说河南哪的?她说驻马店。我马上想起一句话:十亿人民九亿骗,总部设在驻马店。驻马店的骗子没遇到过,河南的骗子更没遇到,遇到的河南的哥们都和我关系很好。有时别人问我是哪里的我还说自己是河南的。以前在饭店打工的时候,遇到一个河南的大姐对我很好。我说我是安徽的,她说半个老乡,我是河南的。今天,面对这个驻马店的小姑娘我居然脱口而出——“半个老乡”。

似乎在饭店里上班的都喜欢打听你老家是哪里的,来之什么地方。估计是出门在外都不容易吧,一遇到家门口的人心里会感觉很亲切的。那种感觉很微妙。我以前在饭店里上班和落魄的时候遇到安庆的不管他人咋样,心里面就是很踏实。现在早已没有那种感觉了,但在这种特定的环境下,我还是忍不住去问这些。之前划菜的小兄弟问我是哪里的,我说是安徽的,他马上说,这里有你一个老乡。现在还没过来。

问了一圈,知道她们都来之什么地方后我就没什么要问的了。换她们问我了。她们问一个问题我答一个问题。她们问我干什么的?我想把词说的文雅一点,就说干物流的。Q问什么是物流,具体做什么。C直接说:就是给人家送货的是吧。我说是的。然后她们问我在哪上班,在什么地方。我说在四桥旁边,公司在一个什么写字楼里。Q问我什么是写字楼。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就来个直接的,说:一个混饭吃的地方。Q哦了一声,她懂了。

她们问我多大,结婚了没有。我说我今年29岁,未婚。她们睁大了眼睛,用看怪兽一样的眼神看着我说,不会吧,都29岁了还没结婚,太不敢想象了。对于她们现在的表情我倒是一点也不吃惊了。我这个年纪放在城里算不上大,放在农村不是超级大龄,而是超级困难户了。家里人给我找了N多个姑娘了,人家姑娘都嫌我年纪太大,连见一眼的欲望都没有。两年前,一个姑娘听到我的年龄后很惊讶地说了声:都那么老了呀!今年中秋节前几天,我三爷翻到了一张我几年前的照片,拿过去忽悠一个小姑娘说我今年26岁(三爷一下子给瞒了3岁)。那个小姑娘摇头说不行。在我三爷去的那天,街上有个老头给他儿子说媒的。老头家里很有钱,儿子25岁。那个小姑娘依旧摇头说不行,超过24岁一概不考虑,你就是横埠镇首富的儿子超过24岁都不行。

记得上次《非常勿扰》上有期外来务工人员专场。许多人骂这个节目的编导脑子浸水,怎么叫20岁的男女青年来这个节目,年纪太小了。年纪太小?也太不了解农村了,你以为农村里的年轻人结婚跟城里一样30岁结婚呀。女的超过22岁没结婚的到村里去数吧,一个村也数不到几个。男的超过25岁没结婚在村里很受鄙视的。男的超过28岁还没结婚,那是很困难很困难了。男的要是29岁还没结婚,那这个人就是我了,哈哈!我是我们村唯一一个这么大年纪的光棍。

我05年下半年在湖州一个民工子弟学校教书,我代6年级。班里的孩子也就十岁出头吧。才几年时间,这个班好几个女生都结婚了,今年20岁还不到吧。前阵子在qq上碰见我以前的一个学生,她说S养儿子了。我没说话。她就不停地发“S养儿子了”“S养儿子了”“S养儿子了”……。我问她干吗老发这个,她说:我就想刺激你一下,还不赶快找师母。

晕!这扯到哪去了,跑题了,回正题。

正题是我们没聊多长时间就又开始干事了。紧张的时刻又到了,我们又开始负重急行军了。

晚上外面依旧有许多人在外面排队,我们看着外面的等候的人群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想法。

有几个哥们等了好久,终于进饭店了,刚点好菜就问我,能给我们快点上菜吗?十分钟行不行?他在外面等了很长时间了。我很想对他说:哥们,你别搞笑好不好,你自己都说在外面等了很长时间了,十分钟可能会轮到你吗。想是这么想的,说还是要说:嗯,我尽量要厨房快点。

本店东坡肉特价,因此许多人都点了东坡肉。他们没见过东坡肉,当我把东坡肉端上桌的时候,一个很文气的戴眼镜的哥们看着小碗里的肉又看了一下我说:这就是东坡肉呀!这么小?我说是的,就这样。其实,我很想对他说,哥们,上次我在北京吃烤鸭也有你这样的经历。(我在北京吃烤鸭的故事:http://fengyusunce.blog.163.com/blog/static/150333408201023034030331/

国庆兼职日记(一)“又开始了!”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这就是东坡肉,网上找的图片,很广告,实际肉没这么大。)

我每次路过11号台的时候,一个嘴巴有点瘪的哥们都有一副无辜的表情看着我,问我菜怎么还没上来。我说快好了。是不是真的快好了,我就是问厨师估计厨师都不知道。

我端着一盘菜放到了10号台桌子上。一个男的问我这道菜叫什么名字。这道菜我很喜欢吃,在饭店吃饭的时候我常点的。我就站好了准备跟那男的说这道菜叫什么名字。我嘴巴一张,发现自己彻底把这道菜的名字给忘光光了。我望着盘子发呆,脑子在飞速地旋转,就是想不起来这道菜叫什么名字了。那男的和另一个女的望着我发呆,等我说这道菜的名字。我们都呆了半天,那男的实在是忍不住了,说:金针菇。这下我知道了,我马上说:对的,是金针菇。

他娘的,一道菜难倒英雄汉。

我端着一大盆酸菜鱼到一张桌子上。我刚放好盆子。坐桌子一边的男的就说:服务员,给我打份饭吧。我说好的,请稍等。

请稍等?你就慢慢的等吧。我下楼去了。

忙的时候时间过的总是飞快。我掏出手机一看,已经9点了,。此时,外面的人还是很多,看来今晚9点又无法下班了。底下坐满了,就去楼上。经理W有气没力地朝楼上喊着:楼上两位。(这个“位”字不拖音)

服务员们越来越不耐烦了,都在心里念叨着”人少点,早点下班“”人少点,早点下班“。而老板则站在门口大声地招呼着:”楼上有位置“”楼上有位置“。

忙了一阵子,人终于少了,我们终于可以坐下来吃饭了,坐下来的感觉真好!跑了一天大腿根部很硬都弯不过来了。

我们在吃饭的时候,W没吃。楼梯口的一桌客人吃青菜发现了一条虫子万分恼火,一个光头客人说要是吃出了什么病怎么办?要是吃了……怎么办?要是吃了……怎么办?……W在不停地赔着笑脸。我心里说:拉倒吧,有虫子证明这菜没撒过农药,无毒无害。

W赔笑脸不管用。光头说不看W说:叫你们经理过来。W说:我就是。光头看了W一下说:你说怎么办吧。W说这个可以给你免掉,那个免掉。光头很满意。吃完了饭光头要W去给他在外面打辆车。W就去门口打车,没打到,要他自己打去吧。光头一帮人就自己打车去了。

我吃完了饭,依旧和昨天一样,火速撤离饭店。
  评论这张
 
阅读(206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