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雨孙策博客

视频剪辑、做ppt,价格优惠,QQ:364092439

 
 
 

日志

 
 

过年在家二三事(二)——我们这样好像是托  

2011-02-13 15:03:49|  分类: 流水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前和我一起上课时偷着吃瓜子,给老师取外号的哥们伟开了家婚庆公司。过年这几天婚庆公司生意超级好,超级缺人。我去伟店里玩,伟的老婆云就把我拉去帮忙。我说婚庆的事我不懂,云说不要紧。云说要我干点简单的事,我说好。我问干什么,她说:当司仪。我……。
  
  我说不行,我普通话超烂。她说:普通话不是问题,要不你试试。说着,云就拿出一张稿子要我念,我匀了一口气。云和一个女司仪坐我旁边,很认真很期待地看着我。稿子上的字在我的喉咙里打了个转后又跑到肚子里去了。我一开口就是:我念不出来。
  
  “什么呀!”云命令道:“念!”我只好念。我像个犯错的学生一样,站在桌前,低着头用变了调的普通话照着稿子开始念:尊敬的各位来宾,……。
  
  我看了一下旁边的女司仪,司仪一幅很无辜的表情。我继续念,越念横埠口音越纯正,越念声音越小。念到最后,我一段还没念完,就没念下去的欲望了。我叹了口气,对着稿子摇了摇头。云则和那个女司仪相视一望,而后互相摇头。
  

       我确定,我确实干不了司仪。能干什么,不知道。云要我正月初六来,她再给我指派新的任务,我说好。正月初六,结婚的人超级多,伟的店里超级忙。我睡过头了,来店里的时候快吃午饭了。我问我该干什么?云说:现在忙完了,下午来。
  
  下午,我来了。问:干什么?云说:搬道具。于是,我就搬道具。我和伟等一帮男人搬了一车的道具然后一车拉到酒店里。接下来就是布展了。布展的事,我不懂,因此,我还是搬道具。伟说要搬什么,我就搬什么。看来还真是当苦力的命。
  
  一直弄到天快黑,终于弄的差不多了。一进门就是一个花团锦簇的拱门。沿着拱门往舞台方向,铺着窄窄的红地毯。红地摊两边摆好了好几对花架,花架上堆满了花。墙壁上,贴满了一簇簇的粉红色的气球。舞台上粉红色的帷幔上扣着新郎新娘的照片。照片两边弄了两个带灯光的丘比特。
  
  看着照片上的新娘,觉得有点眼熟,有点像我们村的。不会吧?难道真的是她?那个我印象中还在玩泥巴的小女孩现在都结婚了?上次看见她她还在读初中。
  
  架好了追光灯,调好了聚光灯,弄好了彩灯,折腾好了音响。将所有的设备一一测试后,没有问题。我们就先休息一下。看着忙了半下午的结果,觉得挺好的。酒店被我们弄得挺漂亮、挺喜气的。

 

  彩灯是声控的,声音一大就自动发光。五彩斑斓的灯光交替投射在舞台上挺漂亮的。我发现这个有点好玩,就隔几分钟拍下手,五彩的灯光就不停地出现在舞台上。
  
  舞台的角落上放着一个放泡泡的机子,用手摁一下下面的开关,就有许多泡泡源源不断地往舞台上跑。没一会工夫,舞台上就全是泡泡。
  
  这个好玩,我就跟伟说,今晚我就放泡泡了。伟呵呵地笑着说好。
  
  这时,司仪来了。司仪是北京的,据说比较牛叉。更牛叉的是伟能找到北京的司仪。我们这小镇上最多也就请请铜陵的司仪,北京的司仪貌似在我们镇还是第一次出现。倒不是说北京的司仪水平比铜陵的司仪牛叉,主要是北京比铜陵牛叉。有北京这块牌子挡着,无论司仪到底表现怎样,给人的感觉都是无比的牛叉。
  
  司仪在和伟的老婆云说着什么,我蹲在地上放泡泡玩。
  
  司仪问谁放音乐,云开始准备自己放的,后来不知道怎么要我放音乐。我说不干,我不要放音乐,我要放泡泡。
  
  云还是要我去放音乐,我犟不过她就去看看。司仪在他自己的笔记本上折腾了一下说,今晚就放这些音乐,然后把哪个环节要放什么音乐写了张纸给我。我问司仪是哪里的,他说他是周潭的。晕!周潭的,我们隔壁镇的。我说:都家门口人还讲什么普通话呀,直接说方言吧。他哈哈一笑说:好。我说回家过年呀。他说不是的,他弟弟结婚,他回来给他弟弟主持婚礼的。然后婚庆公司不知道怎么找到了他,他那天随口就答应了。既然答应人家了,那就要来,就这么来了。
  
  我问他在北京哪里,他说在大兴那边。我说我去过和平里那边。他说知道,北三环那边是吧。我说是的。随后,我们就在一起闲扯。
  
  闲扯了一会,我就开始将每个环节的内容与音乐认真地比对起来,将哪个环节用哪首音乐烂熟于心。在心里祈祷,千万别把音乐给放错了。
    

      等吃酒的人应该都来齐了后,婚礼正式开始了。
  
  一开场,我把音乐声弄到最大,一段激情快节奏的音乐声中,司仪在说着什么。接下来就是新郎新娘通过拱门走红地毯到舞台,我马上把音乐切换到《婚礼进行曲》,这个音乐闭着眼睛放都不会错。
  
  这时我发现,两首歌切换的时候,有一秒钟左右的空白,每首歌的开头还有几秒钟是无声的。这几秒钟的空白与无声很煞风景。我想了个办法,当切换到下一首歌时,直接用鼠标把播放器上的进度条拉到后面,这样一切换到下一首歌时,马上就有声音了。一秒钟的空白不注意也听不到。
  
  接下来就是走流程了,司仪很专业,很熟练地说着台词,感谢见证人,新郎讲话之类的。场上有人讲话的时候,我就把音乐声音调小点,没人讲话的时候我就把声音放大点。
  
  当进行到感谢爹妈这个环节的时候,放的音乐是《母亲》。司仪在说台词,我在放音乐。没想到台上新郎对着他的父母竟开始抽噎起来了。这出乎我的意料。我马上把音乐的进度条直接拉到最高潮部分,同时把音乐声弄到最大。现场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新郎在哭。音响里不停地传出《母亲》高潮部分的音乐。当这首歌过了高潮部分快结束的时候,我又把进度条拉回到高潮部分,如此反复。同时,又恨这首歌不够煽情,要是再煽情一点那效果估计更好。我有把握能把新郎煽动的哇哇大哭。
  

  等新郎哭好了,擦干脸上的泪痕,就继续下面未完的环节。
  
  将啤酒从一个很高的杯子上往下倒的环节放的音乐应该是《高山流水》,接下来的环节是入洞房,放的音乐应该是《春江花月夜》。当新郎新娘准备倒啤酒时,我无意间将鼠标多点了一下,失手将音乐弄成了《春江花月夜》。当音响一出声,我马上就发现不对劲,这不是《春江花月夜》吗?又不是我结婚,新郎新娘还没倒啤酒呢,我干吗那么急着入洞房?我连忙将音乐切换到《高山流水》,并直接将进度条拖到高潮流水部分。幸好,古典音乐开始的节奏都差不多,谁也没听出来我放错音乐了。当然即使听出是《春江花月夜》,估计也不知道是我放错了吧。
  
  接下来就真的入洞房了。《春江花月夜》开始节奏太慢了,响一声后面就没声音了,然后接着响一声,然后又没声音了。这样的节奏显然和这样的气氛不搭。我还是照旧直接把进度条拖到高潮部分。
  
  最后放了一下《喜洋洋》,司仪说了结束的话后,仪式结束了。等外面放了爆竹,就开席了。等了这么长时间,吃酒的人估计都饿了。
  
  他们在吃的时候,司仪就开始唱歌了,有三首。这三首歌是司仪额外赠送的,不要钱。
  
  司仪说了几句祝大家新年好,恭喜发财之类的话后就开始唱歌了。唱歌前冲我做了个手势说:音响师,给点音乐。我说好,就点了下鼠标,放音乐。
  
  我放好了伴奏的音乐,就在椅子上坐着看司仪唱歌。
  
  司仪歌唱的不错,我示意对面放泡泡的哥们放点泡泡到舞台上来。那哥们就用脚摁开关,把舞台上弄了一堆泡泡。
  
  伟过来了,坐我旁边说司仪不错吧。我说很好。
  
  司仪一首歌唱完,只收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
  
  司仪接下来又唱了一首歌。唱的比上一首歌还要好。司仪歌一唱完,我就和伟拼命地鼓掌。鼓掌的时候我才发现,有二十桌人在吃饭,大家都没看舞台这边。就我和伟两个人在舞台边卖力地在鼓掌,看上去真他妈的的傻。我跟伟说:我们这样好像是托。伟哈哈大笑了一下。
  
  司仪唱完第三首歌后我们都没鼓掌了,就傻乎乎地看着司仪。司仪最后再说了些祝福大家的话后就撤了。
  
  我和伟等人送司仪出了门,互相握手。司仪拍着我的肩膀说:我们合作的很好!

过年在家二三事(二)——我们这样好像是托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在网上找的司仪的照片)
 
  送走了司仪,我们坐在酒店大厅的沙发上休息。看着酒店里那么多人在吃酒,我正准备问伟,我们晚饭怎么办,伟就跑过来说吃饭去,左乐认识吗?我们去左乐那桌。
  
  左乐我不认识,认不认识的也无所谓,有地方吃饭就行。
  
  我们来到左乐那一桌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认识左乐,或者是说眼熟,以前见过。就是名字和人对不上。这一桌不止左乐,还有我们村的贤成。他是我小学的同学。
  
  我坐下来后,就和贤成打了声招呼。我不喝酒,伟给我倒了杯橙汁。我和贤成碰了杯说:N年不见了。贤成也笑着说:N年不见了。
  
  我问贤成今天结婚的那女的是不是我们村的F。贤成说是的。还真的是她,有点意外。时间真快,我的印象中她还在读初中。
  
  和贤成碰完了杯我就和左乐碰杯。左乐说:我以前看见过你,你以前是2班的吧。我说是的,你以前好像是1班的对吧,你们班主任姓汤,外号很酷,叫汤姆,对吧。他哈哈一笑说是的。接着我就和他干杯。
  
  坐贤成旁边的一哥们说:孙策?你叫孙策?我说是的。他说:你是孙策?横埠在线网站是你办的吧?我呵呵地笑了一下说:是的,来我们喝点。我的意思是,别说了,那个网站我已经两年没打理了。
  
  坐左乐旁边的一个哥们说:原来横埠在线是你办的呀,不错。然后我就和他碰杯。贤成望着我笑了一下,将杯子底在桌子上敲了几下,我和贤成碰了一下杯。
  
  左乐很诧异地说:横埠在线?什么横埠在线?我不知道,对不起,我不上网,是真不知道。左乐旁边的一哥们说:横埠在线在横埠很有名的,……。
  
  坐我旁边的云抢着说:他在杭州那边也很有名,在网上也很有名的,他的………………。
  
  我连忙打断云的话,说:喝酒!云还在说,我厉声说道:喝酒!其他人不知道云想说什么,伟知道,伟在哈哈大笑。
  
  酒桌上一共就三个女的,还都是别人的老婆,实在没什么好吹的。

  酒桌上,我举着橙汁,到处找人干杯,要互相都一口干了。他们不干,说我耍赖,他们喝酒我喝橙汁,他们吃亏了,不跟我干杯。
  
  我发现我隔壁的桌子上全是女的,就说,这下亏大了,早知道去那一桌就好了。云说:呵呵!那你现在过去呀。
  
  我还发现隔壁桌子上有我一个高中的女同学,就是我以前文章长经常提到的蕊芳。她曾经还送了卡片给我。
  
  这是她以前送给我的卡片
  
  
过年在家二三事(二)——我们这样好像是托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过年在家二三事(二)——我们这样好像是托 - 风雨孙策 - 风雨孙策博客 
 
  我想和蕊芳喝一杯,叫了几声,她没听见。就拔出手机打电话给她,没接。
  
  我跟云说,我想跟她喝一杯。云说我帮你跟她说去。我说好。云真的跑到隔壁桌子上拍了一下蕊芳的肩膀,说:有人要跟你喝酒。蕊芳一脸诧异,顺着云的手,看到对面桌子上的我,笑了一下,举着杯橙汁,我们就这样隔着桌子喝了一杯。
  
  随后,蕊芳直接跑我这桌来玩,和我聊天。
  
  这时,新郎的妈妈来我这桌发喜包。就是一个红色的小袋子,里面有喜糖还有烟和糕。新郎的妈妈给了一个喜包给我,我说:啊?我也有呀!哈哈!新郎的妈妈笑着说:你也有。伟和其他人也收到了喜包。我们都对新郎的妈妈说谢谢。
  
  酒桌上的人陆陆续续地撤了,我们也开始收摊了。
  
  收摊远比布展时要快多了,不到一小时就把所有的东西都弄到车上去了。一把东西弄到车上,我们就——撤!
  
  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挺好玩的。本来是给伟帮忙的,最后竟稀里糊涂地跑到人家的酒席上吃酒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5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