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雨孙策博客

视频剪辑、做ppt,价格优惠,QQ:364092439

 
 
 

日志

 
 

十一长假日记:2011年10月2日——“你们尽情地耍!”  

2011-10-09 14:34:05|  分类: 流水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10月2日

猴子结婚了。

我怎么也不能将现在的猴子和以前的猴子联系到一块来。昨天,猴子还文文静静的坐在教室里。150分的数学试卷起步就能给你整130分。今天,猴子几口就能干小半瓶白酒。十年的时间真的改变了我们的模样,只是我们没去注意罢了。

还有,就是猴子发福了。

我发短信问鑫什么时候去猴子家,他说下午去。

 

现在是上午,离下午时间还长,我就和二爷的儿子鑫去了三爷家。(二爷:方言。二叔的意思。三爷同理)路过猴子家的时候,看见猴子正在家里忙活着什么,门口停着许多车子。我们朝猴子做了个手势就沿着街往下走。

一路人不断地有人向我打招呼,我也点点头回应。顿时觉得自己非常的有名。同时觉得口袋里不揣包烟有点对不起对我热情打招呼的乡亲们。

在三爷家,我们懒散地坐在桌子旁聊天,闲扯。三爷先问了鑫的情况,接着问了弟妹沿的情况。该问的问完了,接着看着我。我预感大事不好了。三爷果然问我老婆的事怎么样了。我说不是我不找是找不到。鑫要三爷在门口找找看。其实三爷一直在找。

之前三娘帮我找了个姑娘,在服装厂上班的,一年回家时间不多。联系上那姑娘时,那姑娘都快结婚了。

三爷在隔壁村找了一个姑娘,也是在服装厂上班的。趁那姑娘夏天回家的时候三娘立马联系她爹妈。也不知道三娘在哪个角落里翻出了我N年前的照片,带着我的照片说:这是我大侄子。那姑娘问我多大了,三爷说:28岁。(那年我还28岁)那姑娘捏着我的照片,看着我的照片说:这个小伙子——是帅的!就是年纪太大了,88!

这是什么情况?鑫说:听见没有,人家小姑娘说你帅。我说:帅?我要是拒绝哪个姑娘我会说她长的和刘亦菲不相上下。反正又不选她,就说点好听的好了。

聊了一会,我和鑫拉着三爷一起去二爷家吃饭了。

 

下午,我和鑫、言准备去猴子家,好歹去参观下新房在猴子脸上画画乌龟什么的。结果,猴子已经去酒店了。我们就坐三轮车直奔酒店。

猴子和霞正站在酒店门口迎宾。我们和他打了声招呼后,猴子说他们在楼上包厢里。我们就直奔包厢。

包厢里杰和芳坐那嗑瓜子,我们一来就嚷嚷着要打牌。

打牌好,那就打牌吧。

今天我正式上场了。杰嫌我们技术烂,懒得和我们打的。于是,打牌就的我、言、鑫、芳4个。

打了几牌,有人出了连对。我知道22鬼鬼是不能出的。将手里的牌排了一排,很自信地将4张牌往桌上一扣,叫道:尖尖(AA)22!桌子上的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说:这个不行,不带的。我说:不会吧,22鬼鬼我知道不行,这个怎么也不行?

我们打了一圈,猴子他爸上来,要我们把包厢让出来,到下面去坐。我们不走。猴子他爸说下面一张大红桌子没人坐不好看。我们立马就走。

果然是大红桌子。很大的红桌子上铺着红布。普通桌子能坐8个人,这个桌子估计能坐12个人。还是圆桌,往里面挤挤估计能坐16个。

我走到桌子旁,将椅子一拉,发现其他几桌的人都看着我。这肯定不对,具体哪里不对暂时不知道。我将椅子再拉开了一些。这时突然反应过来,这应该是首席吧,我拉的椅子那块是上座。这位置不能随便坐。我立马放回椅子,坐到旁边靠墙的位置去了。我坐下来后发现他们都在下面坐好了。鑫坐的位置在最下面,与上座遥遥相对。

小乃这时来了,二话不说,看到上座是空的,直接坐上去再说。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我的左边是小乃的老婆君,昨晚还在结婚给我敬酒,今天就坐我旁边了。我的右边是芳,明年的这个时候该轮到她来敬酒了。一边是刚结婚的女人,一边是将结婚的女人,我坐中间。

菜哗啦哗啦地上来了。(为什么要用哗啦哗啦?)

我们手里玩着筷子,等着放爆竹开席。等了一会,没听见爆竹的声音,倒是听见隔壁桌吃菜的声音。靠!别人都吃了我们还在等着。我们二话没说,跟昨晚一样,操起筷子就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了爆竹。

昨晚都喝酒都很猛,今天都不敢再那么喝了,小美直接在喝雪碧。只有小乃异常兴奋。昨晚他被灌醉了,今晚轮到他复仇了。他边喝边说:我们是过来人了,不怕了。你们几个,哼哼!

坐我对面的一个黑衣的女子我看着面熟,想了半天想起来,是隔壁班的红。想了半天的原因是和以前的变化太大了。她看着问我小美,那个是谁?很面熟。我说:我们不认识。然后,她捧着橙汁说:孙策,来!我说:我还以为你不知道我是谁呢。她笑着说:那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说:你说呢。骂你爸的名字,你还回家跟你爸说。你爸背着手到我家串门,一进门就说:你家小鬼不打不照(方言:行),我家小红子说,你家小鬼光宣我号(方言,骂我的名字)。红一脸认真地说:那你爸打你了吗?

 

猴子终于和霞来敬酒了。杰和小乃、黑铁兴奋不已。黑铁要猴子和霞坐下来,我们这一桌慢慢的喝。

伴郎拿了大半瓶酒过来,杰说他是质检员。将那酒倒了一杯,喝下,说:假的!这完全是水。

伴郎拿了小半瓶酒过来,杰说他是质检员。将那酒倒了一杯,喝下,说:假的!这完全是水。

伴郎拿了一大瓶酒过来,杰说他是质检员。将那酒倒了一杯,喝下,说:假的!这完全是水。

我这块没任何压力。猴子和霞就先跟我喝了,我喝了一杯啤酒。等我喝完发现还有别的桌没敬酒。黑铁对猴子说:你还是把别的桌先搞定吧,我们这一桌最后。猴子没办法,别的桌人要走了。只好一个人跑过去先去陪别的桌人了。我说:我刚才那杯酒白喝了?等下还再来一次?

霞穿着崭新的新娘礼服坐我左边。现在我旁边的座位情况是这样的:左左边:刚刚结婚的女人。左边:正在结婚的女人。右边,将要结婚的女人。我坐中间。

我倒了杯雪碧和霞干了一杯说:新婚快乐!百年好合!霞笑着喝了橙汁,然后就和我们闲聊。猴子一个人在另一张桌子上孤独的奋战。

其他桌的人终于散的差不多了,猴子终于回归了。

猴子一回归,黑铁和杰他们就用狼一样的眼神看着猴子,嘿嘿地笑。猴子顿时觉得像是入了虎口,今晚想不醉都难。

猴子哥哥义拿了一瓶酒,这次鑫来检查。鑫喝了一小杯,咂咂嘴。没说话,我们都等他说话,他却坐下来了。黑铁他们马上发飙说酒是假的,掺水了。鑫不紧不慢地说:这酒——是真的。顿时,黑铁他们想揍鑫。黑铁说:是真的你不能早点说呀!

黑铁要猴子喝酒,猴子不知道说了什么。黑铁说:我怕什么,我又不结婚了,我儿子都那么大了。嘿嘿!猴子被灌了一杯。

小乃依旧活跃着,说:老子已经结婚了,不怕了。谁也灌不到我了。

杰要猴子喝,猴子说:等你结婚时你等着!杰说:你示威是不是?跟我比,我是不想好的。我结婚时喝就是了,怕什么呢。猴子没办法,又被灌了一杯。

猴子爸捧着茶杯过来,向我们表示歉意地说他不能喝酒,只能以茶代酒了。然后就用茶杯跟我们的酒杯碰了一下,碰一个干一个。碰到我我干了一杯雪碧以后,猴子他把将茶杯跟猴子的酒杯碰了一下。猴子跳了起来说:你在干吗,我不指望你帮我了,你也别搞内讧呀!

几杯以后,猴子似乎醉了。猴子说:酒喝多的人会要酒喝的,我没多。接着,自己往自己杯子里倒了一杯一口干了。黑铁说:你在干吗?自斟自饮呀!

除我们这一桌外,其他桌的人都走光了。猴子他爸向我们打了声招呼就走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跟我们说声:你们尽情地耍!我们异口同声地说了声:好!

嘿嘿!我们一个个都摩拳擦掌,对猴子说:你爸说的,要我们尽情地耍。

猴子一边喝酒一边歪着嘴在笑,也不知道在笑什么。我们确定,猴子酒这下真的多了。今晚到此为止,猴子洞房吧!

黑铁叫了一辆车先把猴子、霞等人送回家。接着这辆车再分批接我们去猴子家。

之前我们都说,等下怎么玩猴子。结果,真到猴子的房间里以后,都坐那不动,猴子床上堆着好几捆棉被。好几个人已经躺在床上靠着被子睡着了。

霞坐那吃面,猴子在忙活着什么。我倒了杯水,挤到长椅上跟他们一起看猴子和霞的婚纱照。

我头有点晕,躺床上靠着棉被和另一边躺床上靠着棉被的鑫聊天。这时才发现躺床上靠在被子上的人不少。

外面在下雨。芳说:你晚上去鑫家吗?我说不去。她说,那你晚上怎么回家?我说:等雨小点再走。她说:其实,刚才在酒店你不要下来的,可以直接回家的。我说:你们都在这里,我舍得回家吗?芳看着我笑了一下没说话。

读书时,我们几乎每天都在一起。

后来,我们每年也就年底和正月那几天才能见面。几乎每年正月初一我们都会聚一次。不是在猴子家就是在小美家。在一起也没干什么。就嗑嗑瓜子,聊聊天,打打扑克。这样的感觉,挺好。

靠在另一头的鑫说:明天跟我去九华山烧支香,求个签。我说:懒得去的。芳说:去吧!去烧烧香,早点找个老婆。鑫用命令的口气对我说:明天去九华山!我说:那就去吧!

 

深夜,黑铁开着车子将我送回了家。

  评论这张
 
阅读(261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