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雨孙策博客

视频剪辑、做ppt,价格优惠,QQ:364092439

 
 
 

日志

 
 

十一长假日记:2011年10月1日——“明天就轮到你了”  

2011-10-09 10:59:36|  分类: 流水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10月1日

小乃结婚了。

没想到和我们在一起玩了十年的哥们也有人结婚了。虽然黑铁是我们当中最早结婚的,但当时我不知道,因此对他结婚的事有点模糊。等我知道他已经结婚的时候,他儿子都在地上跑了。

我是99年读初三的时候才转到横埠中学来的,和小乃一个班。小乃家和我们村子挨的很近。虽然以前在街上看到过小乃,知道他是毅子的弟弟,但并不认识。

我转到到横埠中学的那天下午,教室里正在上课,小乃正站在那答问题,貌似没答对,正低着头。班主任徐老师带着我来到了教室门口,向正在上课的汪老师打了声招呼就领着我进教室,搬桌子。我搬着桌子路过小乃桌子旁边的时候,好像碰到了他什么东西,也没注意,就直接搬着桌子走了。很久以后,当我再说到这件事的时候,小乃一脸悲愤地说:“碰到我什么东西了?碰到我什么东西了?把我笔碰掉到地上了连屁都不放一个就走了。我从地上把笔捡起来后发现,我的笔尖在地上堕弯了(堕:方言,和砸差不多的意思)。我就那么一支好笔,被你小子给糟蹋了,笔尖很有个性,朝后面翘着。朱兆振说:你不要他赔呀?我说:算了。当时心里想:这小鬼——不行!”

第二天早饭时分,我正坐在座位上吃早饭。小乃拿着几个馒头坐我前面,靠在墙上啃馒头。我看看他没说话,继续吃我的饭。他也看看我没说话,继续啃他的馒头。

第三天还是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几天,我们终于开口说话了。说了什么现在已经不记得了,自此以后,我和他就无话不谈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喜欢过班里同一个女生,看过同一本书,唱过同一首歌,睡过同一个被窝,穿过同一件衣服,骑过同一辆车,钻过同一片油菜地,上过同一所高中,分在同一个班,坐在同一个座位……

后来,我从学校里撤了。再后来,我来了杭州,他去了福建。我在饭店里跑堂,他进了新兵连。我在快递公司送快递,他被分到了连队。我去了一家公司送货,他在机关大院站岗。我出差归来,他海训归来。……

我们的地理距离很远,但书信和电话一直让我们保持着联系。我们并不觉得远。

后来,他退伍了。

后来,他去了苏州。

后来,他去了嘉兴。

我们的地理距离越来越近,但联系的频率却越来越少。我们的生活沿着各自不同的轨迹一直向前,越走越远。

 

今天,他结婚了。

下午,我和弟弟鑫,弟妹言,猴子,小美一起去了小乃家。我一下车就看到小乃坐在堂屋的凳子和谁在说着什么,然后就在那傻笑。我冲过去,朝他肩膀准备给了他一拳说:小子!他呵呵地笑着说:今天不能打。我转而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也跟着呵呵地傻笑。而后我们一大帮人就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接着,我们就参观他的新房。一大帮人在房间居然都在讨论家具多少钱,房子装修什么的问题。早个几年,谁会想这些问题呀!

在小乃家玩了一会,小乃妈要我们去街上饭店。酒席在街上饭店里办。我们就坐三轮车直奔街上的一家饭店。

在饭店里,他们打牌,我不打,就和孙芳、弟妹言聊天。这时,弟弟鑫有事要出去一下。杰和猴子要我帮助打一牌。我说我不会。杰说不要紧,帮助犘牌就行了,等下鑫就回来。我就坐到了鑫的位置上开始犘牌。他们在打斗地主,我没打过这个,以前读小学的时候,只打过乌龟和小猫钓鱼,还老是输。更彪悍的是有次别人出连对,我很自信地出了4张牌志在必得地大喝一声:22鬼鬼!结果引得所有人哈哈一笑一顿后还被人刺激了一顿,自那以后就不再打牌了。

今天,我又坐在这里打牌了。我理好了牌问是不是跟打乌龟差不多?他们说是。我说好。然后催他们出牌。这一把猴子是地主,猴子先出。我一牌就把他干掉了。没一会而,我手上没牌了。杰哈哈大笑,骂猴子牌技烂。其他人也都在笑。猴子摇头说:唉!居然被他给打输了。

接着,再来!这一下,杰是地主。地主不地主的无所谓,我是见到能打的拍都打。小美说:我俩是一边的,你打我干吗?

这一牌我们又赢了。说我们又赢了是因为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我赢,反正我手上还有几张牌,杰在那摇头叹气地洗牌了。

接着,再来!我刚在犘牌,鑫就回来了。他一来就要拉我走。我说:拉我走干吗?我又没输。鑫把我往起拖说:知道你没输,走吧!我说:问题是我没输呀!鑫干脆直接把我手里的牌抢走了。没办法,我只有让位了。

猴子笑着说:嘿嘿,上瘾了。

 

酒席开始了,我们在楼上找了一张,我直接坐里面。坐外面要接盘子,这活我不想干。我们坐好后,发现都已经饿了。菜也上了,都没动筷子,在等着小乃放爆竹开席。等了半天没动静。突然想起来,刚才小乃说接人,突然看了一下钟说:操!我就说怎么感觉时间不对,我手机上的时间慢了半小时。我说:不知道他手机调了没有,要不然还得等半小时。孙芳说:不会的,一边都是晚上6点18分开席。我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

果然,6点18分左右,外面鞭炮齐鸣。我们立马操起筷子直奔主题——吃!

我不喝酒,杯子里倒着橙汁。猴子他们啤酒杯里倒满了白酒。猴子杯子里倒满了白酒我很奇怪,印象中他不怎么喝酒的。猴子跟我解释,今晚我自觉点,明晚要他们对我手下留情。

黑铁坐我旁边,不停地开小美的玩笑。小美现在在安庆一所中学教高中,并代高三班主任。这很让人联想到我们以前的高中班主任。这时候不说他说谁。

喝酒的时候,猴子很虔诚地跟每个人喝酒。喝完还不忘说声:明晚兄弟们手下留情。黑铁说:明天晚上的事明天晚上再说。

弟妹言双手捧着杯橙汁跟我喝。我说:还用双手呀!猴子说:什么双手呀,还要站起来!我说:哦,站起来。说着我就往起一站。猴子哈哈大笑后厉声说道:谁要你站了,她站!我迅速往下一座,说:你站!言就站了起来,我们喝了一杯。

几轮过后,猴子忘记他明天的事了。在那怂恿人喝酒。我轻轻地说:明天就轮到你了。猴子一愣,忙把杯子放下。在那自信自语地说:哦,我今晚不能多说话。而后就靠在椅子上不动,脸喝的红扑扑的,看着桌子上的人在傻笑。他醉了。

 

小乃终于带他老婆君来敬酒了。喝酒这事,我没什么发言权,我一直喝的不是橙汁就是雪碧,要是说了什么别人跟我喝酒那就完了,因此一说到喝酒的时候我都不发表任何意见。我这块好弄,小乃和君先跟我喝,我喝了一丁点白酒。接着,就是他们表演的时候了,在那灌小乃喝酒。我一边吃饭一边看,挺好玩的。

小美和小乃扯了半天,小美没喝。突然,小乃叫了声:三爷!小美很高兴!小美一高兴就一口把酒给干了。他干到一半发现不对劲,所有的人都在哈哈大笑。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发现小乃跑出去了。原来刚才那声三爷不是冲小美叫的,是叫外面的一个人。这下,所有的人都刺激小美了。杰说:又不是叫你,你那么喝干吗呢?还这么一口干!小美摇着头,恨不得撞墙。

猴子喝的差不多了,不过大脑还算清醒。我和他聊啊聊聊啊聊。聊到最后真恨不得和他来个拥抱。我们都已经彻底地长大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4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